5.31.2016

打卡介苗,政府沒告訴你的事!

我們在103年1月,由田立委陪同召開「打卡介苗,政府沒告訴你的事!」記者會後,國人才開始關注到卡介苗的詳實副作用症狀。
當時,有位家長透過這樣的記者會後才恍然大悟,原來伊的孩子也是卡介苗受害者。
伊的孩子於民國90年5月29日在和平醫院中正門診接種卡介苗疫苗,在91年7月1日因右手腕疼痛至臺大醫院就診,發現右橈骨囊狀腫瘤,進行清創手術及檢體送驗,於91年11月20日接獲板橋衛生所TB轉介單傳真通知化驗結果為結核菌後,繼續追蹤治療,並自91年11月26日起至92年6月服用抗結核藥物。
而伊自91年11月20日接獲通知結核菌感染至今已逾10年,從無任何政府單位告知伊當時結核菌感染之原因係因卡介苗預防接種所致,直至103年1月10日因立法委員田秋堇召開預防接種受害家屬記者會,伊始知91年間檢驗出結核菌骨髓炎係因施打卡介苗疫苗所致,旋於103 年1月20日向衛生福利部申請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卻遭衛生福利部以請求權已罹於時效而以原處分將伊申請駁回。
一位平民家長如何去跟2位知名的律師對抗呢!?
我們財大氣粗的衛生福利部寧願花大錢請律師,也不願意友善公道的補償疫苗接種受害者...
詳情可自行查閱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
進入下列網址選>>臺北高等行政法院>>行政>>104年>>訴字>>第11號
真實案例不虛假,遇到的人才知其中甘苦...
所以我們一再地提醒大家,在接種疫苗前,要先了解打進去的成分、注意的事項及可能造成的不良反應症狀,不要輕忽孩子的健康安全,不要忽略自己的基本權利。
轉載來源:疫苗接種安全監督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hild.future.168/



【光之兄弟群體】人類世界正懸於一線!

此時在你們的世界上正發生著一些嚴重的事件,將來也會發生。如果你們不願加快自己的靈性成長,如果你們仍與自身處於對立衝突之中,如果你們仍處在自身意識的黑暗裡,那在這個世界上就將有大量的人死亡!

我們還要說的是:目前你們的世界僅懸在一根線上!

得由你們來決定,是讓這根線變成一根繩子還是讓它保持為一根細線!

得由你們通過你們的行為態度來幫助人們的意識覺醒!

我們並不是要你們四處去遊說,從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從一個村莊到另一個村莊,從一戶人家到另一戶人家,給人們帶去金玉良言!那完全沒有必要。

現在你們每個人身上都還存在著一些未被照亮的部份。有時這些未被照亮的部份會顯露出來(你們不一定能意識到這一點)。在你們所表達、所經歷的事物中,你們當然顯示出了光,但是只要你們還沒有克服那些仍居於你們內在的陰暗小角落,你們就會也表達出與光相反的或者還不是光的東西。

在你們的世界上發生著許多事情,而你們只看到了其中很小的一部份!認識到現在和將來在你們世界上發生的一切對你們有什麼益處呢?那會使你們害怕並在你們的進化中阻礙你們!

在你們將要經歷的所有事情中,你們要有越來越多的分辨力並始終保持自由!

目前你們內在有一些不解、疑惑和質疑。為什麼會這樣?這是因為你們不瞭解全局,只知道極少的一部份。但這絲毫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將以怎樣的方式去經歷所有那些事,比如人類將要經歷的那些極好或極壞的事。對某一情況進行分析是非常好的,但在分析時要始終運用你們自己的過濾鏡、你們自己的理解力和進化程度。

現在人們中有個問題,就是無法相互理解,因為每個人(無論屬於哪個社會階層)都有自己的過濾鏡並且只能透過這個過濾鏡去看待生活。

我們有時對你們說,在生活中要有勇氣常常質疑自己並向自己提出真正的問題。但還是那句話,人類的過濾鏡影響很大。即使你們向自己提出了很好的問題,也不見得就能找到適當的答案,因為還得考慮其它一些參數,比如所受的教育,當然還有小我,此外還有你們過去的一切存在狀態以及你們的靈魂在多次體驗中所儲存的一切。

你們不用把自己投射於未來,而是應該在當下不斷努力,以使那個未來能真正地提升你們,使你們成為比現在覺悟得多的存有。在那個未來,所有覺醒了的存有都將參與到萬有的轉化之中。

我們(你們的光之兄弟、銀河兄弟)期待著人們之間有更大的合作、更大的友善、更大的開放。轉化是發生在意識層面上的,無論是什麼層次的意識。

我們可以大力幫助你們,但是我們能幫助什麼都不做的人嗎?我們能幫助只想得到幫助卻不採取相應行動的人嗎?我們能幫助仍在沉睡而不願醒來的人嗎?我們能幫助一個生了病卻不想治癒的行星嗎?我們指的不是地球母親,而是地球上的人。

你們好好想想這些問題吧!我們只能幫助那些希望得到幫助的人!我們只能在你們真正希望得到幫助時才能幫助你們,因為我們給你們的幫助不是在物質方面,而是在意識方面,在更高的振動方面,在進化方面,在覺醒方面。假如你們不接受這樣的幫助,那我們什麼也不能為你們做!

我們能夠從更高的層面上照亮你們的道路,但是不應讓這光照花你們的眼睛。假如你們沒準備好接收這照亮你們道路的光,那你們就會跌倒,甚至會因為眼睛太花了而看不見自己真正的道路。

還是那句話:你們可以選擇是否接受我們的幫助,無論是在個人方面還是在集體方面。你們可以選擇是否要讓自己的路變得更好走一些,是否要在自身各個部份能夠承受的情況下把這條路盡量地照亮。你們自身的某些部份尚未被揭示給你們。當那些部份被一種高得多的意識照亮時,它們將會看到人類存有發生徹底的轉化。

你們要始終保持希望!要對你們自身、對人類抱有希望!要對我們之所是抱有希望!要對你們現在和將來所能得到的幫助抱有希望—這幫助會持續到底,直到你們路程的終點!要對這神奇的幫助抱有希望!

人類一旦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他們就會自我毀滅!

我們現在不在你們面前現身,是為了避免阻礙你們的成長,也是為了避免使你們害怕。你們常常說:我們想見到我們的銀河兄弟。但是我們再一次問你們這個問題:你們認為自己真的準備好了嗎?

那些恐懼就躲藏在你們的最深處。當一個人類存有面對某種他不理解、不知道的事物時,他會自動產生恐懼。正是部分地由於這個原因,只要你們還沒有把自己的意識從將其遮蔽的那些帷幕中解放出來,我們就不會在你們面前直觀地現身!



●訊息提供:光之兄弟群體
●Monique Mathieu於2016年5月傳導
●廬影譯自其法文網站"從天到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wc6o.html

相信即看見

這是我常聽到的話。
大部分來自網友,少部分來自光工。

而我的顯化能力,並沒有比較厲害。

我認為我跟大多數人的差別只是,我懂得把所有可能性的大門都打開,不去侷限自己的想像力,也不去限制高我的運作。
心中沒有雜念、沒有拉扯、沒有搖擺不定、沒有懷疑自己的能力,這就是為何我能顯化出我要的結果。

根據我的觀察,大部分的人因為信念不佳,他們實際上是用了100%的顯化能力把自己的顯化能力顯化成只有10%,這才是問題所在。
其二,雖然走靈性的人都會講「相信即看見」,但很多人依舊以自己看到的結果為準。
如果真的懂顯化法則,就會馬上明白你現在看到的,只不過是你過去顯化的結果。
換句話說,表面上出現什麼,根本無關緊要。
重要的是你的狀態頻率如何,因為狀態才是創造實相的主要原因

「一哥,為甚麼你總是能輕鬆的顯化出你要的東西?」

好問題!
打下這一段的目的,就是要把顯化法則的金鑰匙交給你們。

為甚麼我總是能輕鬆的顯化出我要的東西呢?
主要原因在這裡,聽好嘍......
1979532_1558528737737447_1274559190215153399_n  
因為放輕鬆才是顯化事物的關鍵啊!


是的,如果每個當下的狀態才是創造實相的主要因素,那把自己繃得那麼緊要幹嘛勒?

我知道有些人會講:可是我現在缺錢,須要馬上有一筆現金!
朋友,你的經歷我也經歷過啊!
問題就在於,你越是緊張,越是擔心,你的狀態頻率就越是無法跟你想要的情況(豐盛)共振。
相反的,你越是放鬆,越是喜悅,你就越能顯化出你要的情況。

如果放鬆比緊張要來得更容易顯化出自己要的結果,那為甚麼不選擇放輕鬆一點?
放鬆  

放鬆還有另一個好處,就是創造更多的「同步性」。


~~~~~~~~~~~~~~~~~我是分隔線~~~~~~~~~~~~~~~~~~


所謂的「同步性」,指的就是一些看似不相干的事情,湊在一起變成了一塊完整的拼圖、道路、願望的完成。
同步性通常會以最不費力的方式呈現在我們的實相之中,因為都是一些巧合的拼湊,所以我們實質上不需要努力去完成甚麼,只是讓結果自然的呈現。
而宇宙中,沒有「巧合」這種東西,所有的事情會出現都有它的原因,因為我們總是有意識或無意識地把它們吸引(顯化)到實相之中。
因此我會說,我們活在一個被集體意識創造出來的世界裡。
同步性 

渡輪 
同步性,讓當初沒錢的我,搭上了渡輪。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當我一開始接觸到顯化法則的時候,雖然懂一些道理,但並不是很會應用。
我想搭渡輪,可是以我的經濟狀況,要搭渡輪只有兩種可能,不是去工作賺大錢(要花很長的時間),就是中大樂透。
而最不費力的方式,就是中大樂透。

我總是想努力的顯化些甚麼,但每次都落空,隨後又以失望收場。

然而,我察覺到了自己有兩個問題。

問題一:我總是以我看到的為準,而連續性的顯化出一成不變的實相。

我太努力的想顯化我的願望,卻忘記狀態才是顯化事物的關鍵。
我一直都活在緊張和期待的狀態裡,沒有好好的放鬆自己。
我沒有辦法放鬆,因為生活情況(看似)不容許我放鬆......但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生活情況,不就是我之前顯化的結果嗎

如果我目前周遭會發生的一切,都是我以前創造的結果,那我幹嘛一直維持它(以看到的為準)。
我希望周遭改變,就必須先改變自己對周遭事物的解讀方法。
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是甚麼,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要如何解讀、回應它們(重製實相)。
畢竟我才是那個一直在幫事情貼標籤的人啊!

為了讓大家更快速的理解,下面會用到很多的正面負面來做形容詞。
請了解這裡的正與負並不是好與壞的代名詞,而是客觀的能量標示。

正能量 = 合一、和諧、和平
負能量 = 分離、分散、分裂

不管發生什麼事,在我們賦予它意義之前,它都是中立的。
儘管是正面(正能量)的事,你也可以解讀為是負面的。
儘管是負面(負能量)的事,你也可以解讀為是正面的。
而你每個當下為事情所貼的標籤,則會決定這件事將帶給你什麼體驗,以及你如何顯化往後的實相。

人們的生活總是起起伏伏,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們一直在幫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情貼上正面與負面的標籤,卻沒有試著把所有的事情都以正面的方式去解讀、體驗。
既然事情是經由我們而發生,為何我們不重新的定義自己的生活呢?

要記住,之所以有負面的事情一再的出現在我們的實相之中,就是宇宙在提醒你要不要更變你之前貼過的標籤
如果還是用以往的方式來解讀周遭的事情,正的給它貼正的,負的給它貼負的,那你顯化出的實相永遠都是有正有負,你的經驗也會變得如此。
周遭的人總是能給予我正面的影響,不管他們身上發出的能量是正面還負面。如果是正面的,那我會向他們學習。如果是負面,那我會學習不要像他們一樣 
周遭的人總是能給予我正面的影響,不管他們行為發出的能量是正面還負面。
如果是正面的,那我會向他們學習。
如果是負面,那我會學習不要像他們一樣。


問題二:我總是以頭腦(小我)想像中的版本為主,卻沒有跟靈魂(高我)合作。

大腦(小我)能想出的最好版本,是靈魂(高我)能想出的最差版本。
原因是:靈魂給予靈感,大腦負責接受訊息並且翻譯、轉換成五官能理解的版本。
不過在五官能理解的範圍內是非常有限的,如果堅持要使用大腦翻譯後的版本作為顯化的絕對標準,那麼事實上是限制了靈魂幫我們做的更好的安排。

如果真的瞭解這一點,我不該堅持用大腦想出的版本作為標準答案。
這個問題衍伸出來的是,我沒有真的相信我的靈魂能幫我搞定一切。

但是那個時候的我,又該如何相信?
沒有中樂透,又沒有去工作,怎麼可能搭上渡輪?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這就是大腦想不透的地方。
困擾了幾分鐘,我做了一個決定。

反正小我怎麼想都想不出別的答案,不如全然地讓高我放手一搏吧!

畢竟在我跳脫幫派這一塊之前,我也只是切換了自己的狀態,沒過多久生活環境就煥然一新。
我的大腦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為何仇家全都不見了),但這卻是不爭的事實。

也許該是時候放鬆自己了......我只負責觀想我已經搭上渡輪的樣子,剩下的就交給高我啦......
先說好,我可不想去打工,那跟我的熱情無關......

這是我決定信任高我前的最後一句話。
這是 事件 發生前,最後的突破階段。請大家盡量不要把精神、能量和時間放在放大負面的人事物上面,讓自己的思、言、行盡可能的保持正向。 
突破了「非得用小我來顯化事情」的牢籠,將是與高我合作的開始。


我輕鬆的過了一段時間的生活,覺得人生大不同。
以前總是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結果顯化出更多的擔心。
然而放鬆之後,我發現很多我以前擔心的事,根本就不會發生,也沒甚麼真的值得擔心的點。

渡輪呢?
我也沒特別去管,反正一定會發生的事根本無須緊張(我信任高我到這種程度)。

事情發生得很快,所有的"巧合"都拼湊成一塊完整的拼圖,我甚至還來不及了解這是怎麼回事。
隨著我家人的再婚,對象竟然是導遊,而且她有渡輪的券,可以讓我免費搭乘。
而且那艘渡輪正是我每天觀想的那一台,同一台啊!

如果我當初一直堅持用頭腦想的版本來運作,那事情就無法這麼順利的顯化了!
感謝高我! 感謝宇宙!
11220905_1603052169951770_1295618663386049284_n 
事情沒有絕對,宇宙中也沒有巧合;所有的巧合都是被創造出來的。

當我們說「相信即看見」,那是什麼意思呢?
意思就是先有某種信念,你才會看到它(那個信念)衍伸出來的結果。

先苦後樂、徒勞無獲、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苦難助於修行。
像這類型的俚語從小就被灌輸到我們的腦中,我們用集體意識顯化出了這樣的世界,並且信以為真。
基於大家都是這樣,所以我們也沒特別懷疑,認為人生就該如此。

其實這不是絕對的,只有在你很相信這套規則的時候,它才能對你起作用。
一定是先相信,才會顯化成經驗。

所以不要被集體意識拉著跑,成為拉著集體意識跑的那個人。
永遠選擇對自己有正面意圖的信念,並把它們帶入實相。
擁抱所有的可能性
擁抱所有的可能性!歡迎它們自行入座!

害怕別人說你

1415225_1679036272353359_6275837752023746434_o  
提問者:大家好!

巴夏:你好!

提問者:我似乎一直深陷於「恐懼」之中,無法自拔。

巴夏:你似乎一直深陷於「恐懼」之中,不能自拔嗎?

提問者:我不斷的體驗到恐懼。

巴夏:你不斷的「選擇」聽信於負面的信念系統,進而產生了深陷於恐懼的體驗。

提問者:是的。

巴夏:所以問題是,你為何要不斷的選擇這樣做?

提問者:這似乎是自動發生的。

巴夏:非也!你可以把它說成是「自行運作」,但這其實是你信念系統的產物,是你給這種情況的定義所導致的結果。所以你為何要這麼定義(讓你感覺它是自行運作的),而不是清楚的知道「選擇權」完全在你的掌控之中? 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對自己誠實,還有承擔責任。承認是你自己一直在選擇負面的信念系統,這也沒甚麼! 因為這樣,你就有能力可以改變它們啦(註:面對問題,你才能解決問題)!
而如果只是自行運作的,那說明你對此無能為力,你無法改變它,因為你沒有掌控權。所以別買負面系統的單,認為它是自行運作的。它「看起來」可能是自動的,所以你就不會去探究了,但其實是你讓它變成這樣的(負面系統的狡猾運作模式)。

提問者:原來......

巴夏:懂了嗎?

提問者:我相信是這樣的。

巴夏:很好! 通常你怕什麼? 擔心甚麼?

提問者:通常我會擔心別人怎麼看我。

巴夏:為何要在乎呢?

提問者:我不知道。

巴夏:你絕對知道,因為那其實是你對自己的看法。其他人只是你的鏡子反映給你看而已,你會介意是因為你對自己沒有足夠的信心。

提問者:那倒是真的。

巴夏:我知道,所以我才這樣說呀。(觀眾笑聲)
他們是你的鏡子,所以你才怕,你怕看到自己真的是這樣的人。但如果你停止認同那些評語是真的......「我沒用」、「我不配」、「我做不到」、「我能力不足」等等的,那些你們地球人貶低自己的說法。如果你不接受這些評語的話,那不論別人說什麼,你都不會介意,因為你知道他們說的都是真的。明白嗎?

提問者:明白。

巴夏:所以真正的問題是「自我檢視」,你為什麼要認為自己是那樣的人呢? 你能從那些評語中得到甚麼?

提問者:甚麼也得不到。

巴夏:因為你若不認為自己能從中得到任何東西,你就不會去做某些事情或相信某些話語。所以,你認為自己不夠好,這對你有甚麼幫助嗎? 是不是意味著你就不用去努力了呢?

提問者:我不知道。

巴夏:好的,那我們就繼續探討。如果你能夠盡可能的成為「最真實的你」,那你最害怕發生的事情是什麼?

提問者:被所有人拒絕吧?

巴夏:被所有人拒絕? 被地球上七十億人所拒絕! 「這個女的跟我們沒關係,我們來開會投票,把她驅逐出地球。還有一些其他的星球也不能讓她待著。」你真的認為會發生這種事嗎? 地球上的每個人都會拒絕你嗎?

提問者:不會。

巴夏:那就意味著某些人不會拒絕你,是否?

提問者:是的。

巴夏:那你為何不到那些人之中呢? 為何不相信那些人會進入你的人生,協助你、豐富你的生活? 至於其他不會這麼做的人,你也不想跟他們有什麼關係,不是嗎?

提問者:確實。

巴夏:那你為何要擔心那些拒絕你的人呢? 他們跟你本來就沒關係,你跟他們也沒關係,因為你知道你自己的價值,你知道自己的能力,你知道自己能夠自立自強,你知道自己跟源頭(高我)的連結,而他們不知道。他們不知道你的生活,他們不知道你是誰,如果他們對你一無所知,那他們意見就無關緊要。懂嗎?
你對自己的看法才是重點,你對自己的了解才是關鍵。其他人所作的一切只是向你展示你所不看重、不珍惜自己的部分。而你一旦愛自己,那麼那些貶低你的人就會像在龍捲風裡大吼大叫,對你一點影響都沒有。因為你知道,他們是在胡說八道。你的「真理之風」會把他們的廢話吹得遠遠的,因為你知道他們的話語跟你毫無關係,而是跟他們自己有關,那是他們自己害怕去面對的問題。當你回歸的時候,你展現出你的同理心和慈悲心,你清楚的知道他們目前深陷於自我貶低和自我懷疑的泥沼之中,因為你是過來人,你能夠理解,你知道那是什麼狀況,你也能認出它們。因此你就可以帶著慈悲,安撫他們:「是的,我明白,我也是這樣過來的。但你知道我發現了甚麼嗎? 我值得,我是有價值的,我很強大,我是我自己。」如此,你便可以向他們展示他們所尋求的,幫助他們去重視自己的價值。瞭解嗎?

提問者:瞭解了。


翻譯者:豐盛一哥

5.30.2016

我們為何應給每人無條件基本收入? Rutger Bregman@TEDxMaastricht

我們為何應給每人無條件基本收入? Rutger Bregman@TEDxMaastricht
這部演講可以讓我們對於無條件收入有更好的認識,講述到了一些很好的實驗結果。
無條件基本收入不會讓社會停滯不前,而是創造更多的無限可能。
大家有了免費的錢,得到的實驗結果證明了:
明顯降低不評等與貧富現象,嬰兒的死亡率降低,犯罪率下降,降低醫療成本,更完整的學業紀錄,較高經濟成長,更好的自足率以及其它各種社會正面效果。

5.29.2016

巴夏71 如何立即顯化事物

麥克.昆西高我【我們將在適當的時候提供幫助】

逐步走向一個和平的解決方案,以及將和平帶到世界上的事情都進展的很好,儘管外表(並非如此)。

它鑒於存在的問題的數量,帶來的任務似乎是不可能,但比那些在地球上有著更大力量的人將帶來一雙創造世界和平的手。

會有一個『適可而止』的點,當業力問題可以被放在一邊,以確保和平會被帶來,同時黑暗勢力都會停止其腳步。

正在採取强而有力的措施來設定和平的現場,以解决問題背後的根源。

許多人都是由那些從產生的混亂中獲益的人所推動的,尤其是在武器製造者的口袋裡。

請放心,它將很快改變,因為那些監測這種情況的人有力量和干預的權力。

許多人的遷移是世界上不平等的結果。

他們是你的兄弟姐妹,他們遭受了來自簡單、確保一個可接受的生活質量缺乏的事情。

在現代看來很不可思議,有些人仍沒有足夠的水供應,在一個富足的世界還有許多挨餓的人。

的確,一些關懷組織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但他們無法應付問題的規模。

然而,人們對別人的想法有一個普遍的改變,並將解决最緊迫的問題。

許多移民定居在你的國家裡,你會發現他們都是人類存有,就像自己一樣,有著和平共處的願望。

他們可能穿著不同的衣服,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但在內心深處,他們就像你一樣。

幾乎每一個靈魂都在尋求和平,這樣人類才能在一起享受地球的果實。

豐足會讓所有人過著幸福和舒適的生活,這將結束似乎永遠不會結束的煩惱。

在這個週期裡有過許多的生命,你已經獲得了如此多的經驗,現在可以把它用來幫助人們,在和諧中。

一些團體已經在努力給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但這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且有更多需要,如果這些問題被根除。


人們問,他們在什麼時候能做些什麼,為他們的選擇做出貢獻,如果你不能提供貨幣,請記住,祈禱是一種强大的工具,那能夠帶來比你所能想像還要大的結果。

祈禱的力量是傳奇的,會給予他們更多的力量,他們可以帶來一個顯著的回應。

由此產生的能量要求採取行動,在一些階段,它會發生,雖然不一定完全按要求的那樣。

更高(維度)的光之存有知道什麼是最好的反應情况。

當你開始關心他人的時候,你會吸引那些能幫助你前進的能量,包括那些有著相似野心的人。

『吸引力法則』的責任就是為你們周圍創造許多條件,但是你最好不要對那些你不喜歡的事物給予能量,因為如果你這樣做,他們仍然會被你吸引。


長久以來你們一直被阻礙,餵食謊言讓你們處於被抑制中,並且讓你們相信你是沒有能力去改變現狀。

因此,你不被允許去知道你們出生的真相,作為一個帶著所有與生俱來的潜力的『神之子』。

你們是强大的,超越你所能理解,但隨著光之力量,你們將開始覺醒你真正的潜力。

當你們這樣做時,黑暗勢力將失去他們的力量,你將開始意識到你是真正神所創造的。

在不久的將來,更進化的存有們將會來到地球並給予他們的知識,這樣你就能够理解你的真正潜能,瞭解生命的目的。

一旦負面的能量被移除,你們就會進化得更快,而不被虛假教導所阻礙。

地球上的現狀表明,天氣的變化正在影響,由於季節不再正常。

你們經歷了極端的溫度,一般的印象是,它們會停留在這裡,但他們會穩定下來,無論如何,他們會在時間的過程中變得更加容易被接受。

你會注意到動物王國更容易受到它們的影響,並且將在他們不適合存在之前改變他們的棲息地。

它也適用於海洋變得越來越暖和,一樣受到冰蓋融化的影響。

最終,一些土地將受到影響,你們將會有足够的警告,因為它可能涉及社區所存在的地方。

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們來自星際的朋友將為你們提供合適的科技,來處理任何可能嚴重影響你們的變化。

他們密切關注事態的進展,以及需要幫助的母親地球,伴隨著所需要的調整。

你們可以肯定的是,人類受到密切的保護,以確保最小的損失和生命的損失。

某些事件的發生是自然界中的業力,而我們不能干涉。

我們將以其他方式幫助保護所有的生命形式,如果有必要的話,會將你們移往安全區。

有些動盪是不可避免的,但任何給你們帶來的不便,將比你最終獲得的收益更大。

可能有一些人沒有感到時間加快,它將繼續這樣做,因為它驅使你進入更高的維度。

這些變化已經被注意到,它包含了一個更高層次的意識。

並不是所有的靈魂都會經歷這個體驗,因為有些人沒有準備好,也無法從現在的水平移動。

隨著時間的流逝,所有人都會找到自己的正確的水平,這將導致許多人正為自己的『揚升』做準備。

不要擔心你已經達到何種的水平,因為所有的人都會找到自己的位置。

為了這個時期,你們已選擇大衛威爾科克和科里古德作為領導者,建議你們注意他們的光與愛的資訊,如果你希望跟上他們的資訊腳步。

運用它們(的訊息)來衡量別人的接受程度,要知道你們正經歷著一個關鍵的時刻。

要知道黑暗勢力正試圖嚇唬你們,相信你們會被外星人攻擊,但事實上他們是『假裝相信』,僅僅只是為了愚弄你們而捏造。


我以愛和祝福離開你們,願神聖之光點亮你們的每天和道路的完成。

這篇信息來自我的高我傳遞。

在愛與光中

麥克.昆西


http://www.galacticchannelings.com/english/mike27-05-16.html

傳導:Mike Quinsey

來自天狼星的FRANK

5.27.2016

【家族排列】家庭系統排列的基本要素

家庭系統排列,是把家庭裏隱藏的緊張情緒、衝突和重要的關係影響呈現出來。系統排列導師針對這些動力順勢而為,常常找到解決方法。不論是形式,過程,效果各方面,家庭系統排列都有令人出乎意料的表現。

本章介紹家庭系統排列最基本、最重要的幾個方面,以後的章節中會詳細講解家庭系統排列,希望對於這方面沒有任何認識的人士,都可以把握要點。把家庭排列不是一個新技巧,但海寧格把這種治療方法發展到一個新的境界。他的方法是把家庭成員排列出來,利用陌生人做家庭成員的代表,站在一個空間內,呈現家庭成員之間關係的景象(代表的相對位置、面向、距離等,可稱為心理空間,反映了家庭成員之間的真實關係。比如說:兩夫妻並肩對立,反映兩人的關係比較好。如果兩人背對背站立,我們可以推測,兩人的關係並不理想),使隱藏的關係變得明確清晰。憑豐富的經驗,可以一眼看清跨越幾代人的家庭關係、以前未知的聯繫。家庭系統排列可以說是一本活生生的家庭族譜。

家庭系統排列實際運用概論

家庭系統排列最好以工作坊的形式進行,也可以在一對一的訪談中運用,但在工作坊中,可以使用代表,因為這樣一來可以呈現家庭更加完整的印象。在工作坊中,參加者同時可以看自己和其他家庭的情況。用這種方式工作,參加者的家庭成員不需要出席。但是,兄弟姐妹,伴侶或父母子女一起參與,對每個人都可能成為一次特別的經歷。

希望排列自己家庭的參加者必須有一個處理事項 ,也就是說有一個具體問題要處理。例如,可能一個女兒對媽媽經常感覺到憤怒,而沒有任何具體的原因。在家庭系統排列中,她尋找自己憤怒的原因,希望通過系統排列的工作,她的情緒可以轉移、減少、甚至完全消失。

開始時,治療師或導師(這兩個名詞這裏從這裏開始會交互使用)會詢問當事人的家庭過去兩代中發生的重要事件。治療師不會去追問那些超出現有問題和家庭歷史中重要事件以外的問題。當事人然後在參加者之中,挑選一些人代表自己家庭中一些在世或已去世的成員,例如,自己,父母,兄弟姐妹,祖父祖母,叔姨或重要的其他人(由導師根據與問題的相關性決定)。一般來說,由男性代表男性成員,女性代表女性成員。如果情況不許可,也可以用異性代表。

現在可以進行排列,場地可以是在小組參加者圍圈的中間,舞臺上或房間的前沿部分。當事人憑自己的直覺,自發性地把代表們排列在相對的位置上(反映了他們之間的關係),面向不同的方向,直到把每位成員都排列完畢。當事人心平氣和地排列代表,不加意見或解釋。在這開始的過程中,對於當事人非常重要的原則是覺察自己內心的感受,根據當下那一刻的感受來排列代表,不加思考,因為這樣對整個過程意義重大。

當案主把問題的家人都排列出來後,讓他選擇可以觀察清楚各代表的位置坐下。然後,系統排列的過程就開始了。雖然案主在接下來整個過程中可能只是個觀察者,但是打開自己的心窗,讓治療師和代表們的行動和言語去觸動自己的內心。

然後,令人驚奇甚至神奇的現象就發生了:代表們能夠感應到這個家庭成員的感受,瞭解到他們之間的關係。代表們自動地感受到相關的情緒。例如,身處在邊緣位置上,背對其他成員的孩子或父母,可能會感覺到跟其他人沒有什麼聯繫和背負重擔的感覺。

雖然我們可以用對應當下處境的反映來解釋,但在這些理性解釋以外,代表們不約而同地體驗到這個家庭過去和現在的很多感受,動力和聯繫,不通過這方法,不能夠清楚地顯示出來,肉眼可見。代表們經常會感受到一些新奇的生理感覺,例如,他們的膝蓋可能會顫抖、可能會左右兩邊搖擺不定、肩膀可能會很緊張、胃部可能會抽筋,也可能對於其他代表感覺到被吸引或厭惡。他們能指出對誰感覺到憤怒,對誰想親近多一些。

系統排列中的角色呈現出獨立的力量和身份,任何人在另一次排列中代表相同的家庭成員,自發性的反應都非常相似。代表甚至會採取某種身體姿勢或重複一些真實的家庭成員經常講的話語。

系統排列的環節開始時,治療師先問各代表在各自位置上的感覺。當父母孩子之間的關係和感受表現清楚後,治療師經常建議當事人把過去幾代的家人排列出來,有時這些成員由治療師自己加入。當那些去世已久、被遺忘、或對其所知甚少的家庭成員通過代表被包括在排列中的時候,經常有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

例如,一個侄兒突然間可能神奇地被戰爭年代死去的叔父所吸引。家庭系統排列用實例說明瞭一個現象,當事人內心感覺到(潛意識地)跟一位家庭成員或先人有聯繫,對生命經常有相似的感受,活出相似的命運。

事實上,海靈格其中一個意義深遠的發現,是孩子們用一生時間承擔了以前家庭成員的感受和行為—那些不屬於他們自己的東西。海寧格把這種現象命名為糾纏(Entanglement)。受影響的孩子們,甚至到成年之後,依然受到一位先人或家庭成員的糾纏。抑鬱,內疚感,自殺的念頭或其他心理症狀,經常都可以追尋到有關於跟某個家庭成員隱藏的聯結。只要一個人沒有認識到他被糾纏了,會經常誤解自己的情緒感受和行為,同時被這些隱藏的聯結所影響、甚至被控制。

糾纏發生的原因之一是當某位家庭成員被趕出家門、被排斥或被遺忘,這位家庭成員就會被下一代、甚至跨代的某個成員所代表。例如,一位父親的姐姐在她四歲時因交通意外身亡。姐姐的去世對雙親和兄弟姐妹的打擊很大,每個成員的內心都很難過,所以幾乎沒有提起過她,就好像把她遺忘了。想要知道這位去世的姐姐對於其他在世的家庭成員的影響,只需要在一次家庭系統排列中,選一位代表,作為那位姐姐。在系統排列過程中,已經去世的人(代表)好像跟在世的人一樣理解和感受,在世與去世的人的代表,表現沒有顯著的區別。

如果當事人跟去世的人有聯結,他的代表會馬上呈現出來。當去世的姐妹被排列出來,他可能會感覺到同情或不安,其他家庭的代表也可能會有不同的反應。隨著不同家庭成員的代表加入、解除或他們站的位置改變,各人的感受和身體感覺也會發生改變。一個可能會突然覺得恐懼,另一個可能覺得放鬆,諸如此類。通過觀察這些反應,當事人可以決定他跟誰有聯結,可能跟誰有糾纏,可能承受了誰的感受和負擔。

在家庭系統排列中與去世的成員接觸,經常是邁向解決方法的重要一步。如果去世的成員被肯定,對於在世的人會表現得比較友善,與其他去世成員的關係也會改變。一位站在背景中,代表黑暗威脅力量的被遺忘的去世的家人,他或她現在成為在世的人力量和支持的來源。

在排列中,代表們根據治療師的指引與其他人接觸。當事人排列出所有的代表後,治療師就成為了整個家庭系統排列的導演。

治療師先問代表們在他們各自的位置上有什麼感覺和感知到什麼,他經常建議他們重複一些簡單的話語。有些是用來呈現關係上的緊張情緒,例如,「我對你很生氣。」有些話語能緩和緊張情緒、修補損壞了的關係。促進雙方和解。一句簡單的「我尊重你」已經足夠去幫助改變。

只有當這些話語準確表達真實情況時,才能夠緩和緊張關係。而代表們對於這些話語的準確與否,所帶來的情感變化,非常敏感。就算代表跟隨治療師的建議,對另外一個代表說出:「我尊重你」,然後再問他是否真心誠意,他可能回答不是真心的。如果用鞠躬向另一位代表表示尊敬,常常只要觀察他的面
部表情、身體姿態,就可以看出是否發自內心。另一位代表也馬上可以感受到這些話語是否準確和真心誠意,如果不是的話,會拒絕接受。

通常話語的結果是立竿見影的,例如代表可能會馬上深深地鬆了口氣,明顯放鬆,也可能會微笑或挺直身體。這些反應非常重要。隨著治療師的經驗和敏感度提升,越來越能夠隨機應變制定出準確及適用的話語,減少矛盾。

在系統排列中,代表站在映射與其他家庭成員之間關係的位置上,對於他們的感受有很大的影響。當父母子女之間的距離很大,面對不同的方向,顯而易見家庭內很混亂,沒有人在他們的位置上感覺良好。
但是治療師把他們順序排好,每個家庭成員會感覺到他或她自己最好的位置。良好的家庭秩序模式,是當父母和孩子們分別排成兩排,面對面站立;爸爸和媽媽並肩站立,身子稍微內轉,同時看到對方和孩子們,媽媽站在爸爸的左邊。孩子們以順時針方向,按照長幼次序站立,形成一個圓弧線,面對父母親。

尤其是當被排斥或被遺忘的家庭成員被賦予他們應有的位置的時候,對於整個家庭會有一個非常大的治療效果,他們站的位置可能在父母的旁邊或者後面,作為一般規則來說每個人都要能看清對方、被他人看見,同時每個成員都要被清晰地承認其應有的地位,同時屬於這個家庭系統。

在排列個案結束的時候,當事人會從他的家庭系統排列個案中去接過自己的位置,在我們的例子裏,當事人對她的媽媽很憤怒,會取代她代表的位置,到那刻之前,她只是從旁觀察個案的進行,當他接過他代表的位置之後,他可以有意識地去認識這個新的家庭秩序,同時把他跟自己原有家庭的概念結合在一起。

一個家庭系統排列個案通常會在十五分鐘到一個小時之內完成,雖然有時候也有可能有長有短。我們的目標不是去發掘家庭裏面的關係秘密,而是把最強烈的糾纏問題描繪出來,而當事人是在這個糾纏問題之中,耗盡了他的精力,家庭系統排列幫助把這些糾纏問題清晰地呈現。經常性發生的是,當這些糾纏被認識到,而且解除,良好的秩序會呈現出來,在其中的每個人都感覺良好。這樣排列個案自然地得到了問題的答案。

但是如果在這個家庭裏面有些具有爆炸性的情緒的情況被呈現的話,導師可能要去中止這個排列,進一步的工作的話反而使真正情況掩蓋起來。有時候排列個案明顯陷入困境,或者所有人的都已經精疲力竭的時候,導師就會終止個案。但是這些個案,依然可以引發一些改變,把當事人導向正確的方向,正面的影響。





家庭歷史

家庭歷史的事實,對於家庭系統排列是非常重要的。家庭系統排列需要事實作為基礎,研究一個人的家庭,需要去問父母我們的其他親人,祖父母甚至我們的兄弟姐妹或者是表兄弟。瞭解重要的家庭事件,是在排列自己家庭之前適當的準備工作,這是因為在家庭裏面所發生的重大事件有非常強的影響,而且是能夠跨代呈現。

這些重要的事實,可以包括下列的東西:
  1. 有沒有人在家庭裏面是很早就去世?
  2. 在出生的時候夭折。在戰爭中死去或者自殺?
  3. 有沒有人在家庭裏面曾經犯過罪?或者有其他的原因,在家庭裏面他有一種非常強的內疚感覺?
  4. 父母有沒有前度的婚姻、訂婚伴侶或者是其他愛情關係?
  5. 有沒有一些家庭成員有過很艱難的命運,令他們變成好像是局外人似的,例如傷殘或者是在財政上有問題的?
  6. 移民、同性戀、可能是非婚生、或者是嚴重疾病、沒有結婚、坐牢、或者是因為精神病被關進精神病院?
  7. 有沒有孩子跟他親生父母的關係曾經被嚴重損害:例如:收養,跟親生父母在早年的時候,或者他們未出生的時候就已經分開?
  8. 有沒有任何一個家庭成員是父母有兩個國籍的?
  9. 有沒有一些人被強迫離開他的家園或者是祖國?例如,家裏可能有一個被遺忘的叔公,被安置在精神病院;或者是一個姑母可能是弱智或早死;或者祖父曾經酗酒或者輸光了家產。這些會導致在家庭裏面一個或者多個孩子的命運有一些特殊的意義。就算這些孩子從來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或者不認識他們。當某些事件或者家庭成員被視之為家庭秘密的話,破壞性的效果就越大。

因為過去的情況和事件對於孩子們有影響,家庭裏面的孫子或者曾孫們,當他們完整地調查過他的歷史的時候,這些事實就可以非常準確地被利用在家庭系統排列的個案當中,有時候父母親可能會發現很困難去告訴他們的兒女關於一些很尷尬的家庭事件。但似乎真實的情況是,如果一個人真真正正準備好去聆聽一個家庭秘密的話,他會經常發現一些必要的資料。

有時候一個排列個案會很快就結束,當這些代表們的行動表現出來這些家庭秘密或者是這些很重要的未知事實被曝光的話,如果當事人能夠去找到這些未知的資料,用這些新發現的資訊,跟著再做排列個案可以達致完整的結論。

原生家庭系統

運用家庭用系統排列,有兩個不同的方向去發掘一個家庭的問題…也就是過去跟現在。

發掘過去的話,可以把他原生家庭系統排列出來,屬於這個家庭的人包括兄弟姐妹、父母、祖父母,父母的兄弟姐妹、祖父母的兄弟姐妹等。

自己讓位而使這個系統能夠成立的那些人,同樣屬於這個系統。例如說那些不管是什麼原因已經離開,或者是讓其他人能夠進入這個系統。當事人的曾祖父有位前妻早逝,他之後再婚,第二任妻子變成了當事人的曾祖母,在這個個案中,第一任妻子依然屬於這個家庭系統,因為她的離開,所以產生了第二段婚姻,才有以後的子女,要不然的話這些人不可能存在。

一位媽媽跟她的前任丈夫離婚,跟另外一個男人結婚,這個男人是孩子們的爸爸,第一個丈夫仍然屬於這個家庭系統。所有可能的成員都可以在排列之中被代表,治療師衡量哪些人是相關性最大,就從哪裡開始。

一個人希望去探討他現在的話,可以把他現在的家庭系統排列出來。這種情況下當事人被代表,同時包括丈夫或者妻子,其他愛情關係中的愛侶,還有孩子們;每個父母的所有前度的伴侶都屬於這個系統,而且所有前度關係裏面生下來的孩子也屬於這個系統;最後所有被墮胎的孩子也屬於這個系統。

同樣治療師決定從誰開始,要處理的問題是關鍵,可以是一個問題、主題或者原因。這個人想去做一個排列的個案,不管是現有或者是原生家庭系統,都取決於他們問題的本質是什麼。

有些問題直接跟原生家庭系統有關,而這意味者要把上一代或幾代人都排列出來。例如說,我跟爸爸一向都有問題,或者說我跟姐姐關係非常緊張,或者說有人被一種感覺所折磨,但不知道它的來源。例如:「我總是感覺到有內疚感。」或者說:「我一向感覺到很悲哀、很抑鬱。」或者說:「我這一生很孤
獨。」或者說:「我在世命中找不到位置,感覺不到自己是家庭的一分子。」

當問題直接跟當事人自己的現實生活有關,可以選擇現有的系統。或者在過去的事件、或者親密關係之中所經歷到的問題,例如:「自從上次分手後,親密關係跟我無緣」,有時候一對夫婦來到工作坊帶著問題:「我不知道我們應否分開或者繼續在一起。」或者說:「我們的孩子在學校裏很麻煩,因為他神經非常緊張和過度活躍。」

最後,有些問題可能同時來自兩個系統。有些影響是從原生家庭而來,附加在當事人自己該負責的現實生活上。例如說:「我跟女人沒什麼緣分,沒有一次能維持兩三年以上。」如果男人跟女人的關係總是運氣不佳的話,那麼原因可能跟他的原生家庭系統有關。

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一個男人已經超過40歲,他很可能在之前有過無數次的關係,一段新關係要成功的話,他必須要去處理他的過去,必須把他的過去的抽屜清空。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他在前度關係之中扮演某種角色,對於這些關係的失敗負上部分責任,或者導致這些關係的破壞。一個人有必要去反思自己的經歷,跟自己的過去和解。要不然的話,他帶著過去未了的問題,下一段美滿關係的機會會降低。

最切身、也是最影響我們的是現狀。時間上距離我們越近的事件,影響我們也越強烈,越久遠的影響也愈來愈少。這樣看來兄弟姐妹的死亡,要比叔父、姑母的死亡,對我們來說影響要大。

有時候審視過去,注意其他人的行為和責任—即自己的父母或者先人,對於我們會比較容易和安心。要呈現自己生命中的事件,可能會很不安或很痛苦,因為我們必須要去面對自己的行為,同時接受選擇的結果。

當涉及孩子時,應由現有的家庭入手。孩子們幫助父母去承受未解決的問題跟負擔,當父母在家庭系統排列個案之中看見這種動力的話,通常發現有力量去面對過去,同時處理原生家庭的負擔。

有可能原生家庭系統,跟現有的家庭系統,會在家庭系統排列個案中重疊。例如,有些現在家庭系統會擴展,讓他自己的父親或母親站在他背後。或者先排列當事人的原生家庭系統,最後的階段,當事人的孩子才被加入。

要得到家庭裏面關係完整概念的話,當事人可能要在不同的時間把兩個系統都排列出來。兩個排列個案之間相隔一段時間,是個好主意。這樣有利於整合新的資料和解決方法到當事人的生活之中。

有些工作坊參加者,雖然可以非常清晰地描述事實,依然無法講清楚問題,在這些情況之下,最好是把這個個案推遲,當問題越清晰地被表達,也意味著這個問題越迫切,代表在排列個案之中的直接感覺就越清晰,不清不楚的問題會導致代表們的感覺也不清不楚。

有嚴肅問題的當事人,若用認真的心態去面對問題,就更能體驗到系統排列呈現出來的力量。嚴肅的問題,通常是簡單而具體的,可以被一句話概括。

我的經驗中曾經遇到一些當事人,曾經參加過很多次工作坊,而他們會再次用非常含糊的字眼去訴說他們的問題,例如:「我總感覺到有阻礙,我想發揮我的創造力。」如果我讓步,繼續跟著這種非常含糊定義的問題去工作的話,對於當事人來說,結果總是令人失望的;最大的可能是毫無困難地達致沒有害處的解決方法,在其中父母跟孩子可能會非常快地找到一個良好的秩序,但當事人卻感覺到很沮喪,他們可能會說:「我們家裏有很多問題,關係非常緊張—這個排列幫不了我們。」

另外當事人如果在工作坊開始的時候,已經很焦慮,渴望儘快做完他們個案,最好是讓他們等待。這種渴望似乎影響了系統排列的節奏和深度,同時令當事人的真正問題模糊不清,參加者沒有必要非常準確地知道他在排列之中想得到什麼、或者怎麼樣的結果才對他有幫助。

每個案例對於所有觀看他的人都有一定的清晰思維的效果,都是有好處的。有時候,當事人的問題在工作坊的進程之中可能有改變,那就是說他在觀察其他人的個案時候,自己已經有所改變,而有些新的東西變成更加重要的問題。兩三天後當事人會發現更加清晰想處理的問題,而且準備好充足的狀態去做一個排列個案。

另一方面,有些參加者可能感覺不到還不是時候做他們的個案,那麼他們可以作為代表體驗,個案的結果也可能接近自己的情況;這樣就算沒有直接從自己的排列個案之中找到處理方法,也可能從他人的個案中,為他們自己問題,找到解決辦法。

不能承受的幸福-如何釋放家庭愛的力量(家族排列化解家族業力糾葛)
作者:Dr. Bertold Ulsamer
譯者:鄭立峰
在線閱讀:http://www.scribd.com/doc/68560534/%E5%A6%82%E4%BD%95%E9%87%8B%E6%94%BE%E5%AE%B6%E5%BA%AD%E6%84%9B%E7%9A%84%E5%8A%9B%E9%87%8F
說明:本文來自網路轉載,內容可能不完整,需要完整資訊請上網搜尋或購買正版書籍,謝謝。

剛果紫色火焰冥想 旋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