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2015

萊斯特(一個愛的故事)談冥想 及Letting go 聖多納釋放法

原文地址:萊斯特(一個愛的故事)談冥想 及Letting go 聖多納釋放法作者:愛之書
第一步,歡迎你的問題---你所有的想法、情緒、信念、記憶,任何讓你停止不前的東西。
第二步,歡迎所有你想要對他做點什麽的願望---你想解決它、你想改變它、你想控制它,想把它抓緊或把他推開。歡迎任何依戀或厭惡。
第三步,歡迎任何身份層面的,關於你,關於你是誰的觀點或感受。當你歡迎任何身份層面的觀點或感受時,你發現整個問題自然化解。
當你釋放並發現了你的真實本性,你並不會失去你從經驗中所得到的智慧。而是會卸下所有的重負,那些重負是你相信自己就是那分離的我的時候,很多年累積下來的。那可能會逐漸消失,它可以通過各種不同形式的釋放逐漸消失。當你發現那只是一個習得行為,並非真相的你時,它將非常迅速的消失無蹤。

在這個快節奏的世界裏,我們都很忙,都全身投入勞作,以致我們都成了“做”而不是“在”,可“在”永遠都在所有那些“做”的背後。如果你允許自己發現,你不必陷在生活所有的活動中不能自拔。活動裏有一種自然顯現的流動感、輕松感、開放感、確定感。此時此刻以及你的一生都可以擁有這種感覺。

“當你認識到真正的你是那‘不變的在’時,你發現那‘不變的在’,開始變得比變化的那些更有趣了些。我們沒有註意到它的原因,是我們對它沒有更多興趣,我們認為痛苦更有趣,我們認為變化更有趣。我們對此深信不疑。我們相信易變的,無視那不變的。”

“當然有,實際上他很有意義。這正是我想給大家指出的地方。頭腦就是會這樣,當你開始發現你的本性,頭腦想把它變成某種特別的、有意義的並且重要的東西。它認為外在需要改變。但做原本的自己,你什麽也不需要改變。此刻你們大多數人所感受到的喜悅、幸福、放松和自由,全都是很自然的事。因為它們一直都存在於你的內在。生活並不會停止,它在繼續。停滯制造痛苦。”

當你歡迎所有那些時,你內心出現了一個空間;然後當你歡迎那些身份感,所有身份層面的,關於我是誰的感覺時,就能解開枷鎖,你不再供養那身份的幻覺,你可以無所不是,你不再擁有任何特定身份。你註意到的是,你已經是那“場”,已經是那“屏幕”,你已經是當下的覺知-----它允許所有的體驗,但完全不受影響或完全不介入。當然,在任何時刻你都可以發現或記起兩件事:那當下的覺知、那在、那輕松、那真相、那愛、那平靜、那喜悅、那真正的你,此時此刻就這在裏。完全不受妨礙。而那個通常你認為的你或此刻你認為的你,根本經不起直接檢驗。你發現,如果你想找那分離的我,你根本找不到,你當然可以記起它,當然可以想象它,但那依然不能讓它成為真的。 

聖多納釋放法向你揭示生活在當下的覺知狀態裏,並在平凡中綻放出內在的光芒。當你放下,當你只是允許自己去註意,實際上在這裏的是什麽?你將發現,就是此時此刻。你本就已經完整無缺。本就已經一切具足。一切都很好。



创始者:莱斯特(一个爱的故事)

文章一:莱斯特谈冥想
[转载]莱斯特(一个爱的故事)谈冥想 <wbr>及Letting <wbr>go <wbr>圣多纳释放法
翻译:许耀仁Paxton
「冥想」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讓心智安靜下來。

當我們全神貫註在某個思想上時,其它思想就會消散。有關日常生活的思想~那個人對我作了什麽、我應該要如何如何、老板會不會給我加薪……,諸如此類的許多思想都在潛意識層次中活躍著。當我們專註在一個思想上時,這些潛意識的思想就會安靜下來,它們會靜止不動、它們會落入背景之中,而這會使得心智安靜下來。要讓心智安靜下來,最重要的條件就是要對某事感興趣。當你對某件事非常感興趣時,就不會管其它的思想;所以,如果你有強烈的興趣想知道「我是什麽?」「這個世界是什麽?」「我與這個世界的關系是什麽?」只要你真的有強烈的欲望要得知答案,然後專註在這個問題上,那麽所有其它思想都會消失,心智也會變得極度集中,這時,答案也將會自行揭露。

這答案是來自內在世界,而其實答案也一直都在那裏。把心智安靜下來,我們就能夠看得見它,看得見那一直存在於真知的國度──也就是「本我(Self)」之中的答案。

所以,起點是對答案的強烈渴望。如果渴望夠強烈時,我們就能得到答案;這也是為什麽說「人類的極限就是上帝的機會」。

在我開始內在的探索時,我以為「想」可以幫我找到答案。我的心智活躍程度可說無人能出其右,然而,我當時卻是窮途末路。我第二次心臟病發,他們告訴我說我玩完了,只剩沒多久可活;而也就因為這樣,我非得找到答案不可。而雖然我的心智比大多數人都活躍,但卻是對答案的強烈渴望,才使我能一次只專註在一個問題上,去除其它想法。是這種專註力讓我做到的!

遭遇極端的不幸時,我們往往會產生脫離窘境的渴望,這種強烈的渴望使我們的心智集中,而能找到答案。

我開始探索時,沒有任何形而上學的知識,也不知道任何途徑與方法;事實上,我原本是反對一切宗教和形而上學的;我本來認為那些東西一點道理都沒有,那是給心智軟弱的人信的,只有相信天方夜譚的人才會相信。

但是,因為我有要得到答案的強烈渴望我「必須」要得到答案──這使得答案來到,而且來到的速度相對來說相當的快。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我從完全的唯物主義者180度地完全轉變──物質什麽都不是,靈性才是一切。

我是如此想要得到答案,想要到即使我的心智可說是數一數二的吵,答案仍然來到。我自動地進入了像三摩地的境界(但事實上沒有任何言詞可以形容),我極度地專註在一個疑問上,專註到完全意識不到這個有形世界、意識不到這個身體,然後,我只意識到那個思想,那思想是宇宙間唯一存在的東西,那就是思想與思考者合而為一的狀態:你失去一切意識,只剩下那個思想。那是一種非常專註的狀態,而答案總是在這狀態中顯現。

我是從「快樂是什麽?人生是什麽?我到底要什麽?」開始的。

我後來發現,快樂與否是取決於我去愛的能力。我本來還以為快樂來自於被愛,我回顧自己的人生,發現我一直都被我的家人、朋友愛著,但我卻很不快樂,所以我知道並不是這樣;後來,我才領悟到,快樂其實是來自我去愛的能力。

我的下一個問題是:「什麽是智慧?」我持續不斷,直到──啊!我看到了!宇宙間只有唯一的智慧,而我們都擁有一條通往祂的專線。

之後,我又開始研究「責任」,我發現我得要為一切發生在我身上的事負責,一切的創造物都是我所造就的。最後,我專註在「我是什麽?」這個問題上,直到答案自行顯現。

這個過程不斷繼續,過了3 個月左右,我想我看清了全貌、貫通了一切,這都是因為這個專註的方法。在這之前我對那些主題、以及可用的方法與道路一無所知,但是我實在很想知道「我是什麽?這世界又是什麽?我與這個世界的關系是什麽?」

我發現整個世界除「我」之外再無其它,而且一直以來都只有「我」,沒有別的;因為世上唯有「一」,而你就是「祂」!

但是,這也還不是最終極的狀態,當你脫離這個狀態時,發現還有一些心智層次的東西留存著,所以又再次回到冥想中,直到完全不再受到心智的控制。

當你去除所有思想層面的慣性、心智層面的傾向後,這時你就自由了;這時,你將可自由運用你的心智;這時你是心智的主人與指導者,你不再會任他擺布,而是由你來使喚它。目前,我們有90%的時間是被潛意識控制著。

Q:那是指意識與無意識兩者嗎?

Lester:意識部分是較容易掌控的,潛意識部分就比較難,因為不容易看見它。潛意識是一種我們設定出的機制,讓我們能不必關註自己的某些思想,而讓這些思想自動地運作。

我們對身體作了如此處理,所以現在身體都是自動地在運作了;後來,我們又對除當下有興趣的思想以外的一切想法作了一樣的事。

Q:為什麽我們會這樣處理其它思想呢?

Lester:因為我們並不想要那些思想,所以我們就把它們推到背景裏。當我們心無雜念時,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候;有時當你玩自己的手時,也會覺得非常快樂,為什麽會這樣呢?就是因為思想安靜下來了。

Q:在這個時候,心智是安靜的,或者還是在潛意識層次運作?

Lester:不管是意識還是潛意識層次,都比平常安靜得多。我們其實真的不想要思想,思想是使我們不快樂的東西,即便是快樂的思想,也使我們不快樂,因為當我們享受某個東西的時候,我們也會擔心這喜悅能否繼續維持,而我們又清楚知道這是不會一直延續下去的。

即使快樂的思想也是有限制的,真正的快樂狀態是無念的狀態;那是「全知(Knowingness)」的狀態、超越思想的狀態。我們是從冥想這個主題談起的。很多已經冥想多年的人似乎都還搞不清楚如何冥想,最好的冥想方式,就是帶著一個好問題一同冥想。如果你進入一種美妙的安靜狀態,卻沒有任何提問,那就只是感覺不錯而已,對得到「真知」沒有幫助。

Q:如果只是靜下來,不會有什麽進展嗎?

Lester:朝靜的狀態前進是一種進展,而靜的狀態本來就比吵雜的狀態來得好,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是一種進步。但我們的問題是無知-我們對「自己是無限的」這件事無知;要破除這個無知,我們會需要對自身無窮本質的真知,而要得到這真知,就必須去問。

所以,如果能進入冥想然後感覺平靜,那當然很好,但不要只停留在那,要開始尋求各種答案。

唯有「我是什麽」的答案能讓我們到達頂峰。這很明顯,不是嗎?所以,如果我們要走最快的路徑,那就幹脆從我們最終都要回答的問題:「我是什麽?」開始。所以,如果要更快速的成長,冥想時就要帶著你要問的問題-這也是思辯者( jnani)比奉獻者(bhakta)占優勢的地方,「順服」與「自我奉獻」能使我們進入一種很好的感受,但思辯者會再更進一步,他會說:「好,別只停在這裏,去找答案吧。」唯有當我們真正知道自己是誰、是什麽時,我們才能抵達終點。

因此,冥想的最佳與最快速的方式,就是提出疑問。安靜下來,停留在靜之中,直到答案自己出現,然後再提出下一個疑問,直到得到一切答案。

Q:如果發現自己沒什麽進展,這時能不能提出「是什麽在阻礙我?」這個疑問?

Lester:當然。這是個非常好的提問。

Q:我覺得因為你沒有太多先入為主的觀念,所以會比較容易一些。

Lester:沒錯。我非常幸運當時在這方面什麽都不知道,因為對於這主題有知識上的了解,反而是一種障礙,因為小我(ego)會試圖以知識來取代真實的經驗。我非常幸運,在當時沒有任何相關的知識。

Q:而且你並不像其它人一樣,認為這會很難。

Lester:沒錯,不過一個人如果能知道你剛說的這些,會有助於他放下知識造成的障礙。這也是我一直推著你們朝向的方向,不是嗎?我說:「別相信任何東西,從零開始,在證據之上一步步建構你的知識。」每個人都必須如此。

Q:不能直接參考別人的經驗嗎?

Lester:沒錯。因為那樣就只是道聽途說,只是在別人說的東西上下功夫而已。

唯一有用的東西,是你自己經歷過的;就像開車,如果我讀了一本教人怎麽插鑰匙、怎麽發動、怎麽換檔、采油門的書,然後就說我會開車,這樣我算是會開車嗎?在這條路上也是一樣,我們得要親身經歷一切。

當然,我們要抱著那些偉大導師們所說的應該就是那樣的心態,因為他們有親身經驗過;但即便如此,你還是得自己去親身確認與證實。

基本的真理就是世上只有唯一的「真實」,只有一個絕對的真理──那就是這整個世界或宇宙除神之外再無其它;更棒的是──除「真我Self」之外再無其它。「神」可以很遙遠,可以在遙遠的太空中,但我的「真我」就在這裏,且是我所知的、我所能理解的──祂就是我的「真我」。因此,我認用「為真我」來代表「神」,相較於把祂看做是為在遙遠的某處,要來得實際許多。

不過不管怎樣,每個人都得從零開始,為自己證實這一切。一旦各種證據來到,我們就會越來越相信那些偉大導師們所說的,直到我們親身經驗了一切。

你們還想聽多一點關於冥想的事嗎?

聽眾:要。

Lester:任何輔助方式,都應該要有助於讓心智安靜下來。

如果覺得冥想很困難,可以從吟誦開始,這會讓我們把註意力集中在誦詞的意義上,如此就會放下雜念,而使心智安靜下來。運動或作某些肢體動作等,都有同樣的效果。不管什麽方式,只要對你有幫助的就是好的,但最基本就是要靜下心。而如果能使心中充滿愛與善,那就會更安靜。

心智是使我們無法看見自己無窮本質的唯一障礙。心智不過是一切限制性思想的綜合體而已;在冥想時,我們嘗試使心智安靜下來,如此就能看見那無窮的本質。

冥想不應是被動的,我們不該強迫心智放空;要達到冥想的最佳效果,就一定要帶著提問去作。越常練習冥想,冥想就越來越簡單。

要得到真正深入的體悟,會需要順一個「勢」,當你越來越享受冥想,更甚於其它世間事時,你就對冥想更有熱忱與渴望,然後你會更迫不及待地想回到那狀態。

當這個「勢」產生出來,且我們順勢而為時,心智就會越來越安靜,直到那無限的真我自行顯明,註視著我們,我們將因而喜悅大笑。

紙上談兵夠多了,直接操作看看如何?

Q:再問一個問題。專註在自己的手上,對於讓心智安靜下來有幫助嗎?對我來說好像挺有用的。

Lester:有幫助就是好的。

Q:那沒什麽壞處啰?

Lester:沒有。我們可以把意念專註在幾個點上。這裏,眉毛之間,就是個不錯的點;當你專註在這裏時,註意力就不會在身體的其它部位。這裏也是第三眼:靈眼(Astral eye)的所在。當我們到這個高度,就遠離了身體其它較低層的中心。

如果要我推薦一個點,我會推薦這裏。不過不管怎樣,有幫助就好了。

Q:我以前是會專註在眉心,不過現在作自我詰問時,我會讓「真我」沈入心的部位。

Lester:心是不錯的位置,因為那是感受中心,而感受比思想接近真我。每個人的背景不同會造成些差別,如果你是屬智者瑜珈註,那就會是在心這邊,不過是在右邊而不是左邊;如果你是勝王瑜珈註行者,那就會是在眉心。你會喜歡的那個位置,就是你的過去世時使用的位置。

我自己在專註時,是沒有特定的專註位置,我是專註在想要答案上,專註在尋求答案。

Q:我沒想過要什麽答案,只有想著到那個狀態。

Lester:你想想,我們人生中只要是強烈想要的東西,我們總是會得到,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如此。在這條道路上也是如此。然而我們潛意識裏認為喜悅在這個世界中,這種認知使我們無法得到答案。

Q:聽你說起來還真簡單。

Lester:決定簡單或困難的關鍵,在於你對答案有多渴望,這是這整件事的關鍵。

 [转载]莱斯特(一个爱的故事)谈冥想 <wbr>及Letting <wbr>go <wbr>圣多纳释放法


  文章二:西多纳释放法简介
[转载]莱斯特(一个爱的故事)谈冥想 <wbr>及Letting <wbr>go <wbr>圣多纳释放法
 (Azure 编著)
  
責任聲明
本文作者並非受過專業醫療訓練或領有任何醫事執照之人,編譯本篇文章之目的僅在對這門技術做一概略介紹而已,並無鼓勵用以取代正式醫療之意。讀者在閱讀本文時應本於成熟的心智予以審慎分析,並對因此而衍生的各種決定與行為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本文作者並不承諾負擔任何連帶責任。

前言
西多納釋放法(Sedona Method)是美國近代的一位名叫萊斯特•利文森(Lester Levenson)的覺者在70年代所建立起來用以指導大眾如何釋放內在心愫的方法。目的在將他所發現的釋放要領編輯成有系統的步驟以方便大眾學習使用。並以他覺醒後所定居的城市――亞利桑那州的西多納市(Arizona, Sedona)的名稱加以命名。
這個釋放法目前是由萊斯特的一位叫做海爾•多斯金(Hale Dwoskin)的學生在繼續推廣的,萊斯特在生前便已經將這個釋放法的整個版權轉移給海爾,並囑咐他繼續推廣流傳。目前他的工作機構仍是設在西多納市的西多納研習協會(Sedona Training Associates)。
這個釋放法的命題是,每一個人的本質都是快樂、全知、全能而的無限存在(being),只因為現有心識中所積累的習慣、定見、情結、望想…等心愫的擾攘不休,所以才察覺不到。相反地,如果將這些積累的負擔清理幹凈,存在的本質就會自然的被披露出來,同時在進步的過程中,也會因為負擔的解除而越來變得越輕松、越來變得越快樂。
它的主要邏輯是,每一個人對情緒所能對應的方式,除了壓抑和爆發(或被淹沒)以外,天生的就都還有加以釋放的能力,但因長期社會性的影響而逐漸遺忘,然而只要透過有意識的察覺,這個能力就都能立刻恢覆的。同時因為這個方法所利用到的機制其實是〝本能〞,所以是每個人都能喚醒過來的能力,同時操作的方式相對的也是很直覺而又簡易的。
因為這些心愫的外在表現方式就是情緒,包括心因性反應在內;而內在的動力來源就是自我(Ego)的內定反應。所以西多納釋放法的釋放角度,有聚焦在情緒上的和聚焦在內在動力上的兩種。
以下是對這個釋放法的簡短介紹。

一、釋放的四種方式
西多納釋放法的釋放方式一共有四種:直接釋放、潛入核心、雙面釋放和容許浮現。
這四種方式所會得到的效果是一樣的,但由於領會和遵循的難易不同,在這四種方式中,西多納主要使用的是容許浮現和雙面釋放(比較少)兩種。

直接釋放(Deciding to Drop It)
所謂直接釋放就是直接把情緒拋到腦後的意思,這是連動物都有的本能。但所謂的拋到腦後並不是把它壓抑下去的意思,而是像聽到笑話一樣,大笑兩聲之後就煙消雲散一樣;也就是說妳並沒打算要把它放在眼裏的意思。
關於這一點,海爾每次在研討會裏都喜歡用「鉛筆」的實驗來說明其中的關鍵所在:
現在請拿出一個小的對象,例如鉛筆,然後把它放在手上。在這個實驗中我們將鉛筆比喻為自己的情緒,將手比喻成自己的意識。現在用手抓住鉛筆,然後開始握緊,真的用力握緊。是不是覺得很不舒服?如果繼續抓著鉛筆不放,那還會更不舒服。
好,現在請打開手,然後讓鉛筆在手掌上滾動,我們都知道鉛筆並沒有黏在手上對嗎?所以它剛剛一直在我們手中的原因,是因為我們自己抓著它不放。同樣的,我們和情緒間的關系就像手掌和鉛筆間的關系一樣。在生活中當我們察覺到了自己有不良的感覺或情緒時,就會以為情緒和感覺給自己帶來麻煩,下意識地就會抓著它們不放。
另外,我們多數人都會下意識地將自己和情緒混為一體,也就是沒客觀地看待它們,這就和妳剛剛抓著筆不放一段時間後,就會感覺鉛筆和手掌是一體的道理是一樣的,而在我們有不良情緒時,也同樣的會認為自己是被情緒所纏住。
現在請打開手。然後呢?筆就會自動掉下來!這是不是很容易?這就是西多納釋放法中的〝直接釋放!〞,只要你感覺到自己有不良情緒時,都可以直接放掉它們。
事實上我們對自己的情緒隨時隨地都有掌控的能力,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這話說來簡單,但如果不是曾經體驗過「釋放」感覺的人,要直接去釋放恐怕是會很不得要領的,所以在課程中主要使用的還是其它比較容易捉摸的辦法。

潛入核心(Diving into the Core of the Emotion)
潛入核心的意思是,不論妳有的是什麽樣的情緒,或情緒的強度有多大,只要妳認真的往內心的深處看去,妳就會發其實裏面根本什麽情緒也沒有,其實裏面是空空的、平靜的。因而妳就能察覺到,所謂的情緒只是海面上的三尺浪而已,其實底下依舊是一抹平靜。於是在相對照之下,情緒自己就會像肥皂泡一樣〝啵〞的一聲就不見了。

雙面釋放(Holistic Releasing)
雙面釋放的觀念是在於:我們身所處的是一個相對的世界,凡事有來就有往、有正就有反。但它卻又是個一元的世界,凡事都像銅板或紙張一樣,妳無法只抽出正面而不連帶抽到背面的。情緒也一樣,有被迫害的情緒時,在背地裏它一定也會有加害的情緒的,於是西多納就利用這種關系,在情緒抽不動時,就正、反兩面來回的操作來把它給抽掉的,這就是雙面釋放的意思。

容許浮現(Welcoming or Allowing the Emotion)
這是西多納裏最容易遵循也最容易掌握的方法,也是西多納裏最主要的釋放法。它的概念是,情緒天生就是有要自己想要找出口的天性,只要我們用註意力把它從背景意識裏提到表層意識上來,並容許它的存在,它就會像開了口的氣球一樣,自己消失得無影無蹤的。
當然了,如果妳的情緒是正在發作的當口上時,那就不用再去提了,它已經就是在表層意識上了。

二、基本釋放步驟與提示句
在西多納裏是將釋放分成六個步驟,是連同五個提示句一道使用的。這五個提示句是:
妳〝現在〞的感覺是什麽?
妳能容許這個感覺浮現嗎?
妳能夠放它走嗎?
妳願意放它走嗎?
什麽時候?
而在操作和提問句時,可以采取第一人稱的角度,也可以采用第三人稱的角度,總之是以得效好的那個為準。同時,想要睜著眼做或是閉著眼做都是可以的。
以下是操作的六個步驟:
第一步:在情緒出現時(或用心回想一下妳所想釋放的事件),將自己的註意力放在所浮現的這個情緒上,並問自己:妳〝現在〞的感覺是什麽?
這個感覺未必要怎麽強烈才行,尤其是在剛開始學習的時候,其實經常心底什麽也勾不出來的。但即使是一片空白也沒關系,其實空白本身也是一種心象的,所以還是繼續做下去。
不過這一步的重點是在「現在」的感覺上,情緒的釋放是要從現有的感覺放起的,即使是一片空白或茫然也一樣。
第二步:容許(或歡迎)這個感覺的浮現,包括隨之而來的畫面(或影像)、聲音(或語言)、感受(或行為)。盡量容許妳現在所經驗到的狀況,並問自己:妳能容許這個感覺浮現嗎?
這一步是整個釋放法的重點所在,一般我們的情緒會一再的被觸動的原因,就是因為沒有容許它自然存在的空間,以致這股能量一直滯留在我們身上找尋出口的關系。
通常我們處理情緒的方式,不外乎壓抑和爆發(或被淹沒)兩種,其中壓抑是比較容易理解,就是強迫自己把它給壓下去,或幹脆把眼睛往別的地方看去,假裝它不存在一樣。
但是爆發和容許浮現兩者又有什麽不同呢?其實它們之間的差別,就只在於我們有沒有把自己也「投入」進去而已。或者說是有沒有把持到自、它間的差別而已。我們是「自」而情緒是「它」。
簡單的說就是把情緒看做是別人家養的狗狗爬到我們身上來舔來舔去一樣,雖然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但那終究是別人家養的狗,妳並不會把牠當作是〝自己〞的狗的。
這也是之所以會建議使用第三人稱來進行釋放的原因。
另外,在情緒浮現時,是不需要給它貼上什麽標簽的,直接認知就可以了,貼標簽反而是容易走神的。
第三步:問自己:妳能夠放它走嗎?
所有在釋放流程中所提出的提示句,其重點並不是在字面意義的本身上,而是在「提示」上。所以在回答問題時都不需經過思考或顧慮,直接看自己內心的第一反應就可以了,而且不論答案是〝能〞還是〝不能〞都不會妨礙釋放的。
所以不論答案是什麽都請繼續下一步。
第四步:問妳自己:妳願意放它走嗎?
一樣,不論答案是什麽都請繼續下一步。
第五步:問自己:什麽時候放它走?
這只是在提示妳〝現在〞就可以放手了,但是其實妳任何時候都可以決定放手的。
第六步:反覆進行前五步的操作,直到妳覺得那個情緒已經不再繼續啃噬妳為止。
如果妳發現某個情緒特別無法釋放時,相對的策略就是單純的容許它的浮現或存在就好。其實往往經這麽一擺,它自己就會無緣無故的就失蹤不見的。
另外對初學者而言,如果在練習時能使用引導錄音來輔助的話,效果是會比較理想的。因為一來這樣子會比較省心力也比較不會走神,二來也可以知到釋放時一般的大約節奏。
還有,經驗上一但熟悉了釋放的感覺之後,其實就只要容許它浮現就行了,並不需要任何其它步驟。一但它完全浮現完畢,它就會自我釋放掉了,連提示句都免了,大家可以試試看。

三、情緒地圖
在西多納裏有對人類的情緒做了一個歸類,並在每一個類別中例舉出一些相對應的情緒或心理反應,來讓大家了解它的含意。方便對釋放法有興趣的人,能有所本的來釋放各種的不良情緒,減少自行摸索的迷茫與痛苦。同時,也為有志靈修的人指出事情的輕重緩急,和應該行進的方向。
當然,在坊間也有其它各種的歸類法,像戴維霍金斯(David R. Hawkins)的歸類法就是比較常見的一種。但是每種歸類法都是按照它應用的角度來做個別考慮的。像戴維的頻率指數表,就是以所測得的人體散發的振動頻率來做劃分的。而西多納因為所要對應的是每個人的福祉,以及跟真我(Self)之間通透的程度,所以角度上是以各種情緒在潛意識中所會造成的騷亂和遮蔽的程度來做劃分的。
另外,在研讀這份地圖時,最好能在了解每個項目的含意和範圍之後,就直接找一個相對應的事件或情緒來,跟著引導錄音做一次釋放練習。因為一但對這個類別有過經驗之後,就會對這一類情緒的觸感變得敏銳,將來一有這類情緒的苗頭時,即使是在背景當中,也能立即的就察覺並知道要去叫出來釋放。
在西多納裏,情緒由低到高總共分為九個類別:
   死心 (Apathy)
   殤慟 (Grief)
   恐懼 (Fear)
   貪婪 (Lust)
   憤恨 (Anger)
   自慢 (Pride)
   果敢 (Courageousness)
   順受 (Acceptance)
   安寧 (Peace)
其中前六項是鼓勵釋放的對象,而後三項是值得追求的目標;以下是這九個類別的各別說明。

死心
死心就是哀莫大於心死的死心,這時我們會對事情變得不抱期望,或覺得我們沒辦法做些什麽,而且也沒什麽人能幫得上什麽忙的。我們會覺得抑郁、沈重,但卻擺脫不了。我們會以退卻、示弱來避免傷害。內心可能會非常的騷亂,乃至於變得麻木、茫然或冷感。
這時的心象是最具破壞性的,內在也充滿了個種角度來的沖突,我們的眼裏就只能看到失敗和無能為力…等。
例如:
•厭煩
•絕望
•氣餒
•夢碎
•心寒
•切離
•想死
•沮喪
•枯竭
•失敗
•健忘
•枉然
•放棄
•無望
•懶惰
•僵化
•輸家
•麻木
•無能
•辭職
•無情
•無用
•模糊
•浪費
•太累了
•沒重點
•讓它等
•我不行
•我不在乎
•我不算數
•沒價值感
•無幽默感
•漠不關心
•不知所措
•心不在焉
•優柔寡斷
•避人耳目
•為時已晚
•喪失鬥志
•不修邊幅
•幹嘛要試?
•反正贏不了
•沒什麽差別
•做事沒條理
•覺得天數已盡
•這又有什麽用?
•只能看到負面的事

殤慟
這裏殤慟的意思除了我們通常所說的殤慟外,還包括愧疚、後悔等讓自己人格縮小的類傷害情緒在內。主要的特征是我們覺得自己很受傷,但仍可能會去尋求它人的幫助或寬慰等。
我們的心象是我們的痛苦和損失,並經常會迷失在裏頭。我們滿腦子想的都是:我們受傷得多嚴重、損失的多慘痛…等。
例如:
•憂郁
•失望
•尷尬
•內疚
•心碎
•苦惱
•無助
•暈厥
•懷舊
•後悔
•悔恨
•悲情
•傷心
•煎熬
•弱勢
•被排擠
•被忽視
•被遺忘
•被忽略
•被遺棄
•被侵犯
•被指控
•被羞辱
•被背叛
•被欺騙
•痛苦的
•不快樂
•沒人愛
•沒人要
•受傷的
•只要是
•心煩意亂
•可憐的我
•淚流滿面
•這不公平
•沒有人關心
•為什麽是我?

恐懼
恐懼就是安全沒有保障的感覺,從嚴重的顫栗到輕微的不安都算在內。覺受上的起伏變化通常會比較迅速,落差也可能比較大。
心象裏裝的都是毀滅性的想法,像我們會受到什麽樣的傷害、我們會失去些什麽,以及如何保衛自己之類的想法。
例如:
•焦慮
•害臊
•擔心
•驚嚇
•多疑
•懦弱
•多疑
•辯白
•緊張
•害怕
•膽怯
•托辭
•不安
•弱勢
•猶豫
•逃避
•怯場
•煩惱
•壓抑
•惡心
•恐慌
•癱軟
•偏執
•舌燥
•顫栗
•神經質
•不安全
•好批評
•不信任
•威脅感
•被困住
•不確定感
•小心翼翼
•手心冒汗
•歇斯底裏

貪婪
貪婪基本上就是〝要〞的意思,差別的是貪婪還帶有一點不應該的味道在內,而且是不論得到多少也不會滿足的,包括無形的控制欲和權力欲在內。
心象是〝總是不夠〞以及積極的〝設法擷取〞,當然眼睛所盯住的都是些讓自己感覺美好的事物。
例如:
•渴求
•苛求
•驅策
•嫉妒
•饕餮
•囤積
•饑渴
•我想
•風流
•吝嗇
•魯莽
•自利
•蠻橫
•把持
•不夠
•迷戀
•掠奪
•必須有
•等不及
•愛出風頭

憤恨
憤恨是從仇視、暴怒一直到惡意、不高興都包括在內的。
主要的心象是怎樣去破壞性的對付別人,或是怎樣去扳回來,或是怎樣讓他付出代價。
例如:
•損人
•激進
•謀害
•好辯
•無禮
•好鬥
•惱人
•激動
•叛逆
•縈繞
•憤慨
•譏諷
•抗拒
•蔑視
•反感
•苛求
•粗野
•破壞
•殘忍
•惡心
•激怒
•火爆
•討厭
•挫折
•懷恨
•怒斥
•嚴厲
•惡劣
•焦燥
•仇恨
•頑固
•敵意
•邪惡
•暴力
•嫉妒
•缺德
•瘋狂
•任性
•吝嗇
•不高興
•不耐煩
•生悶氣
•不留情
•不道德
•堅持己見
•有仇必報
另外,這個情緒是把兩面刃,除了殺傷力大以外,往往在達不到目的的時後,就會轉變成自殘的情緒(←灰蠶地口怕滴)。

自慢
自慢,在原文中使用的是驕傲(pride)這個字眼,但它實際上所指的並不是驕傲或榮譽的意思,而是自我(ego)想要膨脹、想要變得可以去傲慢的意思。
主要的心象是想要讓自己覺得很優越或很有價值,也包括沈緬於過去的輝煌成就(未必真的是輝煌)以膨脹自己在內。
例如:
•冷淡
•傲慢
•偏執
•自誇
•不耐
•輕視
•武斷
•虛偽
•威風
•排外
•自滿
•自尊
•自負
•尊嚴
•輕蔑
•偏見
•狂妄
•倔強
•勢利
•虛榮
•嚴苛
•自私
•自滿
•假正經
•假謙卑
•假美德
•好批評
•愛審判
•無所不知
•心胸狹隘
•苛求完美
•幸災樂禍
•比你聖潔
•代表正義
•自覺特殊
•自覺卓越
•不可妥協
•無寬恕心
•固持己見
•從不讓步
•永遠沒有錯
•擺出恩賜的態度
•拒人於千裏之外
到這裏為止,所講的都是對人格架構有害的情緒或心理。但要請註意的是,這只是以它們騷亂的嚴重性來排列的,並不是階段的劃分。也就是它們都是隨時隨地會混合發生的,差別的只是比例和嚴重程度上的不同而已。
再下來要講的是值得追求的三個目標,這些目標則是有發生的次序關系的。

向陽(積極)
向陽的意思,就是擁有一個健康的人格的意思,特征就是底下所舉的這一類特性:
•機警
•誠懇
•上進
•隨和
•快樂
•開放
•樂觀
•快樂
•獨立
•榮譽
•幽默
•能幹
•自信
•自然
•大膽
•機智
•靈活
•熱情
•強壯
•能專心
•有彈性
•有目的
•我願意
•我可以
•有活力
•有愛心
•有創見
•有同情心
•有洞察力
•思路清晰
•不屈不撓
•有確定感
•善體人意
•精力充沛
•自動自發
•有冒險精神
•有中心思想
•願意幫助別人
然而特別的是,這些特征並不是要用來釋放的,而是在指出:只要將前面所講提到的幾類心愫釋放到一個程度,就自然會浮現的。
同時,這個階段也就已經是追求生命福祉的人所需要達到的目標。因為只要到了這個階段,內心中就已經少有負面意識,生活中的大小事也都能完美的處理了,生命對她來說是充滿樂趣的。而且這也是吸引力法則開始能顯然生效的位置了。
但是對於尋求靈性成長或大我意識的人而言,情況又是不一樣的。如果妳是想尋求至上快樂的人,那麽就連這一類的優良特性,也是要把它們給統統釋放掉的。因為它們雖然都是優良特性,但也都是心識上「甜蜜」的「負擔」,一樣是會妨礙真我(Self)的顯露的。
一但這些甜蜜的負擔釋放的差不多之後,就會自然的進入到下一個境界,順受。

順受(接受)
所謂的順受(acceptance),並不是逆來順受或隨波逐流的意思,而是變得能就事物本然的樣子去享受它的意思。沒什麽是需要加以改善的;它就是它,它就是很好啊。
這時內心的狀態已經進入了沒有擾攘不休的雜音和遊思的狀態(但還沒穿越心智),可以不受心智曲扭的如實感受到世界的妥善和美好,所以就開始能任世界的給而欣然的順受了。這時在感覺上,多半是像在休閑愉樂般的狀態(設想看看,一年可以渡360天的雙薪假,那會有多好啊。),內在心智也都安頓下來了,所以心象是明亮、安靜、喜悅、隨順於一切的。
例如:
•愛
•豐盛
•平衡
•美妙
•童心
•慈悲
•體貼
•愉悅
•擁抱
•神往
•友善
•美滿
•溫和
•明亮
•感激
•和諧
•直觀
•我有
•快樂
•海量
•甘醇
•自然
•無為
•開放
•好玩
•輻射
•接受
•安全
•柔軟
•理解
•奇跡
•溫暖
•質感
•對路了
•幸福感
•欣賞析
•歸屬感
•興高采烈
•一切都很OK
註:其實這就是大家一直在講的臣服(Surrender/Serenity),只不過大家都把它的位置理解得太低了些。

安寧
這是老萊斯特所衷心希望大家追求的目標,因為這就是耶和華所應許的「流著奶與密之地」,也是所有人真正能「得著蘇息」的地方,也是就楞嚴經裏所講的「畢竟歸寧地」。
而這裏其實並沒什麽要解釋的,因為只要是追求靈性成長的人,應該都已經聽到耳朵長繭了。而且在這裏有的也已經不是「心象」了。
唯一要說明的是怎麽抵達這裏的辦法,那就是在得到前一個階段的臣服之後,就要把「釋放」的想法也給釋放掉;因為這個想要釋放的「動機」是所剩下的唯一阻礙。之後就是老萊斯特說的:「真我(Self)會帶領妳走完剩余的路程的。」
•我
•安定
•寧靜
•覺智
•妥貼
•立在
•無限
•永在
•中心
•完整
•純凈
•自由
•完成
•光輝
•全知
•合一
•完美
•無歲月
•無法被打擾到

四、疑問的釋放
問題好像變得更真實了。   → → →   好像是有什麽問題的樣子。
     ↑                        ↓
     ↑                        ↓
辯白、澄清和解釋問題。                   ↓
否認問題和自己。       ← ← ←      想要把它搞清楚。
尋找證據證明我們沒有問題。

特殊的手法
在西多納裏有一種很特別的解決問題的手法,就是每當妳對任何事情產生疑問的時候,就直接把那個想要去把問題搞清楚的沖動給釋放掉。
這聽起來給人的感覺簡直就是匪夷所思了,難道從此以後碰到問題就不去弄明白了嗎?
其實不是的,其實它是在清除心中的障礙,以便讓每個人真我(Self)裏全知的那個部分,能直接把答案透過來告訴妳的--Let Go & Let God。
這就是老萊斯特所說的:「每一個人的心智都是一本完全敞開的書。」的意思,問題是要得法才看得到裏面的內容。
海爾在解釋心智的謊言時,使用的是上面這個示意圖,大意是心智運作最終的結果,就只能是把問題越搞越渾,或是找一個欺哄自己的答案而已,並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而其中心智運作的要素在於:
覺得有問題
想要把它搞清楚
辯白、澄清和解釋問題
否認問題和自己
證明沒有問題
相對的,如果想要要讓心智安靜下來的話,就得從這幾點下手;以下就是設計出來的釋放程序。

釋放流程
請從第一個提示句作為這個流程的開始,然後使用最後三個提示句作為結束;中間使用額外的三組不同的提示句,使用時可以聯用也可以單獨使用。
妳覺得妳的問題是什麽?
妳有想要把它搞清楚的感覺嗎?
妳可以放掉想要把它搞清楚的感覺嗎?
願意嗎?
什麽時候?
妳有想要辯白、澄清和解釋問題的感覺嗎?
妳可以放掉想要辯白、澄清和解釋問題的感覺嗎?
妳願意嗎?
什麽時候?
妳有在否認問題和自己嗎?
妳可以放掉否認問題和自己並盡量接受問題和自己嗎?
妳願意嗎?
什麽時候?
妳可以放掉要問題變得更真實嗎?
妳願意嗎?
什麽時候?

五、釋放抗拒
「想要(Want)」和「抗拒(Resistant)」其實是一體的兩面,因為〝抗拒〞其實就是〝不想要〞的意思。
在西多納裏也有特別提出要從這個角度來加以釋放的,因為這兩者都是在嚴重消耗內在能量的情緒,同時也是召來「匱乏」和「逆境」的原因。
另外,只要是人,就都不願被別人〝指使〞,或被告知〝應該〞怎樣又怎樣的;這是人類的天性。但不幸的是,在生活中這種情況比比皆是。而有些還是必然而且絕對正當的;像出去工作就是,老板一定會告訴妳〝應該這樣…〞、〝應該那樣…〞的。
但問題是即使明知正常,但潛意識裏的阻抗其實多少還是會有的,所以一天下來就經常會是精疲力盡的了。所以記得,下回當妳發現自己在抗拒或是覺得別人〝她應該…〞時,就要趕快把它們釋放掉,這樣不但工作會變愉快,人際關系也會意外變好的。
同時也請記得,不要拿〝應該〞來對付自己說:「我〝應該〞怎麽樣又怎麽樣…。」,那等於是在做作繭自縛的。
以下是提示句的範例。

釋放抗拒
妳在抗拒的是些什麽東西呢?
妳能容許這個抗拒的感覺,連同聲音、畫面和觸感的浮現嗎?
妳可以放掉抗拒的感覺嗎?
妳可以容許自己盡可能地接受它本然的樣子嗎?

釋放想要
妳是在想改變些什麽東西的呢?
妳能容許這個想改變東西的感覺浮現嗎?
妳能夠放掉這個想改變東西的感覺嗎?
妳可以容許自己盡可能地接受它本然的樣子嗎?

六、結構性釋放
西多納裏的釋放方式除了從情緒的角度來釋放外,還有一種是從根本驅策力的角度來切入的。
這是個從人類心智結構的角度所建立起來的體系;它的好處是能直接削弱自我(Ego)制造假象的能力,這對追求真我的人而言是個比較值得采用的方式。
它的命題是,驅策人類所有行為的動機,都是自我(Ego)在維持本身的生存或滿足本身的存在感時所產生的,而這也是自我的根本任務。
所謂的生存就是求生和自我防衛,包括生理上的和心理上的。而所謂的存在感就是膨脹和收縮,包括物質上的和精神上的
而它的邏輯是,自我(Ego)在維持本身的存在或滿足本身的存在感時的反應,只有三種:
尋求安全(Want Security)
尋求認可(Want Approval)
尋求控制(Want Control)
所謂的安全就是自我(Ego)為了維持本身存在所釋放出來的反應,而認同則多半是在尋求本身的存在感時的反應,至於控制則上述兩種原因都可能會出現的。基本上這三種都是屬於本能層次的作力,也是一種會覆合性的出現的類別。
至於會和什麽樣的情緒伴隨出現,則沒有對位的關系。任何情緒都可能是由以上各項的任何組合所催生的。
至於利用的方法,則是在各種情緒、欲望或心理現象產生時,將焦點從情緒轉移到驅策感上去用心感覺一下,看是那種驅策力在驅動的,便直接釋放掉這個驅策力就可以了。
以下是提示句的範例。

釋放想要控制
請記得在做以下的釋放時,有時候會正反兩面都需要去釋放,像〝想要控制〞和〝想要被控制〞,因為人類心裏機制中其實是還有反動的部份在內的。當然,也並不是每一次都是這樣的,基本上以誠實的心去面對自己就會知道了。
妳有多想要去控制他?
妳能容許這個想要控制他的感覺,連同聲音、畫面和觸感的浮現嗎?
妳能夠放掉這個想要控制他的感覺嗎?
妳有多想要被他控制?
妳能容許這個想要被他控制的感覺,連同聲音、畫面和觸感的浮現嗎?
妳能夠放掉這個想要被他控制的感覺嗎?

釋放想要認可
妳有多想要被認可?
妳能容許這個想要被認可的感覺,連同聲音、畫面和觸感的浮現嗎?
妳能夠放掉這個想要被認可的感覺嗎?
妳有多想要被排擠?
妳能容許這個想要被排擠的感覺,連同聲音、畫面和觸感的浮現嗎?
妳能夠放掉這個想要被排擠的感覺嗎?

釋放想要安全
妳有多想要安全?
妳能容許這個想要安全的感覺,連同聲音、畫面和觸感的浮現嗎?
妳能夠放掉這個想要安全的感覺嗎?
妳有多想去死?
妳能容許這個想要去死的感覺,連同聲音、畫面和觸感的浮現嗎?
妳能夠放掉這個想要去死的感覺嗎?

補充說明一點,在這裏我們都只是要大家去釋放那個情緒或感覺而已,並不是要大家真的去跳樓啊,別誤會了哈。

七、釋放自我感
在原始的西多納裏其實並沒有這一段的,是後來海爾自己給加進去的,同時這一段的位置他是把它和安全、認可、控制放在一起的。但釋放自我感這一步,基本上應該是那些尋求至上真理的人,在最後的階段才需要做的事,所以個人就擅自的把它給拆出來了。當然,這是個人的意見,和西多納無關。
以下是提示句。
妳有多想要見證神性?
妳能容許這個想要見證神性的感覺浮現嗎?
妳能夠放掉這個想要見證神性的感覺嗎?

妳有多想要維持個體?
妳能容許這個想要維持個體的感覺浮現嗎?
妳能夠放掉這個想要維持個體的感覺嗎?

八、黃金六步驟
這六個步驟是萊斯特在完成整個西多納釋放法的建立後,在工作手冊的空白頁上親自寫下的,等於是在對使用釋放法的方式作一個總提示;當然,他著眼的角度是以尋求至上真理為角度的。
以下是他所寫的內容:
1、容許妳自己對自由/平靜/純粹目標的向往大於對於安全、認同、控制的向往。
2、相信妳自己可以透過釋放獲得自由/平和/實現妳的目標。
3、容許妳自己去感受妳所有的內在感覺都是出於:想要認可、想要控制、想要安全這三種動機,然後釋放這些欲望。
4、不論是獨處或是和它人在一起,都持續不斷的釋放想要控制、想要認可、想要安全的欲望。
5、如果遇到阻塞,就釋放想要改變或控制阻塞的欲望。
6、每次釋放,妳都會變得更輕快、更快樂和更有效率。如果妳持續地做,妳就會持續地變得更輕快、更快樂和更有效率。

文章三:萊斯特的自由六步:
1、想要自由高於其他的一切。
2、決定並相信自己能夠通過做釋放獲得自由。
3、認出所有的情緒都是三種基本欲望(想要認同、想要控制、想要生存)的表現形式,釋放想要認同、想要控制、直到最後釋放對死亡的恐懼。
4、持續不斷的釋放。
5、如果遇到難以釋放的困境,則釋放“想要改變困境”。
6、釋放更多,變得更幸福和更輕松,直到你超越幸福狀態,進入不可動搖的安寧和自由的境界。

萊斯特文集—瑟多納釋放法三步法介紹

萊斯特問“智慧是什麽?”
Lester asks "What is intelligence"?
我感受到一種更大的自由。因此很容易集中精力,我開始更仔細的察覺到我的心(mind)。我問“我的心是什麽?”,“智慧是什麽?”
 突然一個駕駛遊樂場碰碰車的畫面閃現出來。每一輛又小又圓的車的後部都有一根柔韌的桿,這根桿連接到頂棚上的金屬絲網。所有車的動力所需的能量都來自同一個地方----頂棚,並且都通過每輛車後部的桿進行傳導。獲取多少能量是由駕駛者使用腳踏進行控制的。這使駕駛很有趣。操縱裝置被設計成非常敏感的。因此需要極度精巧的操作才能保持對車的控制,因為極微小的調整方向盤都會使車猛地改變方向,導致彼此不斷相撞並且失去控制。看起來駕駛者越想控制他的車,車越變得飄忽不定。這就是對當今人類的寫照。我們都使用來自上面的同一個智能和力量。但由於使用能量彼此碰撞,我們大多數人都失去控制了。
無論如何,我開始明白我能夠調整我自己所需的力量和智慧,然後我就能控制它。這讓我很高興,我在這上面開始鉆研起來。
我開始審查我的思想,它總是與發生的事情相關。我認識到,無論發生什麽事有一個較早時期的想法相對應。然而我從來沒有把兩者關聯起來,那是因為在想和事情的發生之間有一個時間的因素。但我發現了:對於發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事情,在其發生之前,我都有一個與其對應的想法;如果我能緊抓這個觀念並找到一個使用它的方法,我能有意識的預先決定發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事情!
最重要的是,我認識到我對發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事負責,而之前我一直以為我是世界的受害者!我意識到:以前我拼命賺錢然後失去錢,這僅僅是因為我的想法;我總是尋找幸福,並且發現賺錢並不能獲得幸福。因此,盡管生意開始賺錢,然而錢並不帶給我所想要的幸福,我就開始失去興趣,然後事情就搞砸了。我總是把責任推到其他人和環境上面,而沒有意識到那只是我下意識的知道這不是幸福,從而失去興趣導致生意失敗。
這是自由的美妙片段:認識到我不是這個世界的受害者,並且我內在的力量安排著這個世界成為我所想要的;不必努力奮鬥,我現在就能按我喜歡的方式進行控制和安排。這是一個偉大的覺醒、一種自由的美妙感覺。
我的幸福等於我在愛中,我的想法是發生在我生命中所有事情的原因,這些發現給了我越來越多的自由;我不得不工作,我不得不賺錢,我不得不有一個女朋友,這些都是潛意識的強迫,我從這些強迫中自由了。我能決定我的命運,我現在就能控制我的世界,這自由使我從內在重負中解脫出來,以至覺得我沒有任何事情是必須去做的。
另外,幸福是那麽強烈。這對我是全新的經驗。我經驗著我從來不知道、永遠不能夢想到的喜悅。因此我決定,“這太美妙了,除非我獲得全部,否則我不打算停下來。”我不知道還能走多遠。我不知道一個人還能達到多麽喜悅。但我決心去發現。

關於釋放
譯註:看到原文時覺得這篇文章對於釋放來說非常重要,翻譯此文只是想給當時正在學釋放法遇到困難的朋友看,內部交流用,所以譯得倉促,只是考慮把主要的意思譯出來,所以大家看的時候不要執著於某句話某個詞。原文我暫時也找不著了,找到後我再貼出來。要看懂這篇文章,你必須先得了解萊斯特的自由六步,下文中的“想要”意即欲望。這篇文章與我寫的關於零極限清理的體悟有相通之處,可參考一起看。
第一步是:“你必須想要絕對平安(自由)高於你想要認同、控制和安全。”萊斯特解釋為“你必須想要自由超過你想要這個世界。”萊斯特解釋說那些通過釋放獲得金錢或者得到這、得到那然後就停止釋放的人簡直是在和他們自己開玩笑,因為他們在停止釋放的時候仍然想要金錢或者他們的目標超過他們想要自由。他們不是為了自由而釋放,而是為了從宇宙得到東西。有一些人甚至在釋放後是波浪式的反覆,想要他們的金錢或者目標突然的出現。如果我們為了自由而釋放,我們將會有所有的錢和任意其它我們想要的目標。實際上,我們將擁有所有我們的目標,而不僅僅是我們非常想要的一個。為了獲得某樣東西而釋放是一種“給我狀態”。給我=想要=缺乏=貧窮=不擁有=沒有獲得。第一步是成功釋放的關鍵,然後意味著決定你想要自由超過你想要特定的目標,因為想要一個目標是想要認同、控制、安全或生存。方法的第一步是一個“展現”。
因此你說,“但是我常常真的想要目標超過想要自由。我想要非常多的一些東西。那我要怎麽辦?”你最好能夠分辨和認識到,如果你把自由放在你的想要的前面,你將擁有一切。也許你仍然感覺到非常強烈的想要。沒有問題。只是通過決心讓釋放對你起作用跳過第二步進入第三步。然後釋放你對目標的貪戀和厭惡,這就是第三步了。一旦你完成了對一個目標的釋放,你將對達成第一步。僅僅這樣你才是真正的釋放。當你已經釋放,你釋放了所有的想要。當想要被釋放,你允許一切被給予你。
方法的第一步決定了釋放你的想要對你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不是錢或者目標。你通過釋放獲得那個決心。
對第一步說是並且在目標上工作:
決定你想要自由(絕對平安)超過你想要你的目標(最好你做到這點)。
決定你能做這個方法(第二步)。這是容易的。
理所當然這可以第一次起作用。一旦起作用一次,將會兩次起作用,然後四次,以此類推。
你必須證明這對你起作用。如果你不釋放,方法對你就不會起作用。留在車庫裏的車不能讓你到達任何地方。證明一次然後不斷地使用。
正確的陳述你的目標。
釋放所有的想要認同、控制和安全(第三步)。
就算你不能在開始釋放時做到,也要檢查看你現在是否能對第一步說是。不論你的目標是否達到,你是否能做到都不執著?如果是這樣,你就已經釋放了所有你的想要。你完全實現了第一步。
除了“持續的做釋放(方法的第4到第6步)”,這就是所有你必須做的。有些人甚至釋放後永遠沒有達到第一步也將不會達成他們的目標。他們沒有顯示出是在釋放欲望。一個在特定人生領域有貧困意識的人可能永遠不能真的釋放想要的欲望,因此以更多的匱乏而告終。為什麽?他們開始於想要結束於想要,沒有擁有。他們永遠沒有真的從第三步回到第一步。一個有“豐盛或富有”意識的人將開始於一些想要,但他們釋放後移動到擁有的狀態,因此引發更多的豐盛。
回顧六步:
如果你沒有達成你的目標,你沒有“展現”;你沒有完全的釋放你的想要。你展現僅僅一部分路。如果你完全的展現並且選擇自由高於一切,那麽沒有任何想要會留下。如果你沒有實現你的目標,你將這麽做,如果你應用這個方法並且在你的人生下定積極的決心,最重要的就是釋放。下決心達到這樣的狀態:對你所有的目標都能對第一步說是。
你必須想要絕對平安高於你想要認同、控制和安全。
決心你能做做這個方法然後到達絕對平安。
認識到你所有的情緒都源於三種基本欲望---想要認同、控制和安全。立即認識到立即釋放想要認同、控制和安全。
持續釋放。
如果你遇到阻礙,釋放想要控制阻礙。
每次你釋放你就越幸福和輕松。如果你持續釋放,你將持續幸福和輕松。
你的生活是一個關於擁有和想要的開關面板
想象一個有兩個位置的開關面板,開或者關,開意味著擁有,關意味著想要。每一樣都有一個標記在上面。一個是為了金錢,另一個是健康,其他的系列是關於你的人際關系。你不得不決定你是想要那標記在上面的東西還是你想要自由。你不能想要那東西而同時還擁有它,就不能同時既是站又是坐。如果你讓你的開關在“想要” 的位置,你創造一個缺乏金錢,或者在你的身體的某部分或者特定人際關系上的缺乏。記得“想要”包括兩方面:貪戀和厭惡某事發生或某種其他的。“想要的開關”是你想帶來某東西給你(貪戀它)並且你的想要保持它遠離你(厭惡它)。但如果你的開關是開或者“擁有”的位置上,你將擁有上面所標記的事物。當你通過釋放把形狀拉到“擁有”的位置時,你的能量提升了。你打開燈的開關,把黑暗變成光明。勇敢、接納和安寧是當你釋放時導致的高能量狀態。
因此通過只是跳進第三步釋放大量的想要,你能夠回到第一步?
是的,在我們前面的討論中這是絕對起作用的,但是如果你在開始時開關在“想要位置”,你不得不對自己非常誠實。當你在結束時,你不得不誠實的問自己:我是否能在生活中沒有得到想要的東西還能幸福?如果不,你就沒有完成釋放。你也不得不問:是否我沒有它也能生活,盡管你可能有一種對幸福和成功的厭惡,這種厭惡來自於自我不認同和自我破壞。因此你需要在結束釋放的時候檢查是否無論能否達成目標你都很好。如果是這樣,你就是不執著於達成還是不達成你的目標,然後完美的結果會跟隨而來。很多時候你將發現你的完美是達成你的目標。另一些時候,你發現釋放後是完美的不達成這個目標。不要用你的頭腦來想把這弄明白。讓答案在你釋放後自然而來。釋放直到你感覺沒有更多的能量圍繞著一個目標,這將讓你的心靜下來並獲得真正的答案。如果你跑過釋放而用你的頭腦思考,你的心非常喜歡把你弄糊塗,或者你得到一個不可依賴的胡搞的答案。
你能部分釋放並且達成一個目標嗎?你能一只腳在想要同時另一個腳在擁有並且本質上是把開關朝向想要嗎?
什麽是如果你能?誰真的在乎?這能起作用,但是為什麽停下來而不釋放所有你的感覺,因此你不僅僅達成你的目標,而且你將獲得更多完全的自由。清除你的所有想要比你不釋放你的消極願望更富有成效。
說“”是一條偉大的展現方法!
對正在發生的事說“”,是想要自由高於想要認同、控制和安全。這是展現。說 並不是意味著逆來順受。這意味著接受此刻事情所是的樣子作為一個開始點。當你對正在發生的事說 。你正在選擇自由超過想要認同、控制和安全。你是在選擇自由高於抵抗正在發生的事情。
你能通過對自由說是而使用同樣的方法進行立即釋放。如果你進到agflap 的情緒情緒狀態,區別對待。決定你是想要自由還是想要悲傷和哭泣。如果你喜歡就哭吧,但是決心無論如何都釋放悲傷。決心從悲傷中自由。你想要自由超過你想要對某人憤怒嗎?你想要自由超過你想要驕傲批判某人嗎?對自由說 是 並且決定當場釋放從冷漠到驕傲的agflap 情緒。識別出情緒之後想要認同、控制和安全,然後釋放,你將進步得更快。選擇自由和選擇愛與認同是同樣的事情。無論你是否困在無愛的或者其他消極情緒中,都選擇自由並且釋放。
成為一個愛害者不是展現,負全部責任才是。
如果你不為你在你的生活中所創造的負責,如果你責怪你的老板、你的朋友或者你的配偶,那些會離開你嗎?這讓你失去控制,因為如果你不是對所發生的事負責,你也不能修正它。當你問,“天啊,我怎麽會創造這些糟糕的事情?”你是在讓自己自由。你能釋放並且觀察你在未來的想法因此停止創造你不想要的。沒有一個人為正在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負責。對不起。在這個世界沒有受害者。當我們是消極的時候,我們是通過較早的一個想法把消極放到我們自己身上。我們甚至不願記得在我們的想法中哪兒搞錯了,但是真的是我們自己弄成這樣的。因此我們下一個決定。我們可以坐下來責怪自己有壞想法並且變得更消極,或者我們進行釋放然後選擇自由。承擔完全的責任,然後你將展示更多的時間裏。決定愛你自己在這種路上。無論如何,我們是完美的,只是偶爾好象我們不是。這樣做,然後你總是一個成功者而不是一個受害者。

我怎麽通過展現來實現?
如果你已經 展現 並且在高級自由的狀態,世界將毫無疑問的通過各種方式獎賞你。保持這偉大的工作!前進到第4到第6步,保持持續釋放。
這是另外的關於 展現 的觀點。問你自己,“我正在做的是為了完全的幸福嗎?還是只是一部分?”
萊斯特曾說通過夜以繼日的釋放能夠三周或更少就能實現自由,但這花了他三個月時間,因此保守的說,讓我們花三個月夜以繼日的釋放來達到自由。那是2232小時的釋放。這個數目是非常近似的,但這講出了關鍵。如果你“展現”1小時每天,那只是釋放一小時一天,這樣你將要花6年實現完全的自由,假設你沒有同時做壓制。問題是,如果你只是一個釋放一小時,你更象是在壓制,因此每次當你朝前走,每天你要算總賬。最終的步驟將不是那樣的。如果你想要完全的幸福,你需要“展現”釋放你的消極情緒。你釋放越多,你越多的達成你的目標,並且移動到完全的自由和幸福。如果你決定一整天或者一天大多數時間都保持釋放,這將是你的一個巨大進步。在你的目標、想法、更深的程序上積極的釋放是絕對必要的。好消息是你的壓制的情緒和程序是有限的,因此你實現完全自由是有保證的。

瑟多納真的能讓人回歸本我嗎?‏
似乎總是有人會對Sedona Method有所質疑,因為除了Lester之外,他們沒聽說有誰因這個方法而達到解脫自在的境界,因此會想知道到底有沒有人因為學了Lester教的各種原理而達到同樣的境界。想搞清楚有沒有其他人透過釋放的方式達到解脫的最大問題是:在那些人體悟到真正的自由之後,他們就進入真正的喜樂之中,他們不再需要當勞碌者(Doer)。
當你覺醒之後,你不一定就會自動變成一位導師、大師、或者積極想把自己發現的一切教給別人的人。其實反而是相反的方向比較合乎邏輯:你處在真正的喜悅之中,你唯一想要的只有停留在那個狀態而已。
如果要教導別人,你就得要把自己降到跟他們一樣的層次,才能順利教導他們。就我所讀到的關於Lester的信息來說,他就是隱居起來享受那種真正的喜悅很多、很多、很多年之後,才決定要開始教導別人。我想大多數人覺醒之後,會寧可當個隱形人,而不會想當個導師。所以,其實應該有很多人都透過Lester的方法達到解脫,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不過,我自己有認識一位男士,他透過Sedona Method,在2003年達到解脫自在的境界,他是英國人,名字是Kam Bakhshi。我想跟你分享摘錄自他在解脫之後寫給我的信中的部分段落:
「我想跟你分享一些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鼓勵你們繼續作釋放,以達到解脫自在的境界。
心智靜止下來了。「那又怎樣?」你可能會說。讓我解釋一下:不再有擔心、懷疑、自責等等,只剩下令人愉悅的平靜。不論發生什麽,都保持深度的靜息。不管現在正在發生什麽事,都維持在那種靜息狀態中。一種純然的存在狀態。心智不再能影響我。它來來去去,但我知道它永遠無法再對我產生任何影響。
Kam來來去去(譯註:指他的小我ego),而那也沒關系。我處在深沈的靜息中,就像在深度的睡眠當中,如此美好、如此平靜。這真的得要親身經歷過才能相信。
看到有形世界的真貌:一場夢境、或者說一場戲。戲劇繼續演出,而我只是觀賞,就像坐在電影院中一樣。每一件事都很ok,沒有必要去改變任何事,因為一切都以它最應該的方式呈現著。一切都很完美。
你開始把每個人都看做自己的一部份。世界上沒有別人,而且自始至終都沒有別人。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而我們就是那個"一"。不再有任何的二元對立。沒有任何一件事發生過,而一切都正在發生。產生一種"回來"繼續這場遊戲的意識,不過這次純粹只是為了好玩。
我什麽都不作,我也從來沒有做過任何事。唯有存在(beingness)。Lester以及古往今來每一位大師都一直陪著我們,每分每秒都在,我們只需要呼喚他們。
現在一切僅余靜息。事情也許發生、也許不發生,但都跟我無關,也跟我息息相關。
我會鼓勵你們每個擁有這方法的人持續作釋放。我們總是開始作一陣子、然後停下來,再開始作一陣子、再停下來,又開始作一陣子、又停下來,沒完沒了。
會這樣的原因是沒有作出決定。只要做出決定,就能開始累積作釋放的動能,而釋放這件事就會越來越簡單。
 最大的問題是:你其實並不真正想要解脫自在。你也許喜歡聊、喜歡思考關於解脫自在的事,但是說真的你並不真正想要它。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話,那就沒什麽能阻擋你。事實是你寧可繼續浸淫在悲慘中,你太過熱愛自己編出的各種故事與苦痛了。好好檢視一下你的內在,自己看看是不是這樣吧。
看清楚心智到底是什麽,不要再像傻瓜一樣,把自己跟垃圾當作是一體。讓它去講它的故事,那跟你一點關系也沒有。
你將體驗到的平靜與內在的釋放難以用文字形容。那是一種永續的平靜,有形世界還是會有各種狀況與戲劇發生,但那平靜永遠都在。
我想請求你們繼續作釋放。過程中多愛自己一點、對自己溫柔一點,你們跟我是一樣的,沒有任何差別。我跟你們分享這些,是為了鼓勵你們繼續走到底;一次從此終結一切苦難。」
「多覆習"六步驟"。裏面包含你需要知道的一切,它們就像一張通往解脫自在的地圖,而且能讓你走在正確的路徑上。你在知識層面需要知道的一切,都包含在"六步驟"之中。
務必先確定達到第一步,也就是你想要解脫自在的程度,必須要高於你想要這個有形世界的程度。如果能做到第一步,那就沒有什麽能阻擋你。請務必確定有符合第一步。
第二步是做出要解脫自在的決定。要解脫自在只需要一個決定而已。身為一個無窮存在,你當然可以在任何時候決定要丟棄這一切。
少說話,試著安靜下來並保持安靜。在每一次你想開口時,要看到自己的想要被認可、想要控制與想要安全,並把它釋放掉。
少看電視、聽收音機、讀報紙等,而要看到自己想藉由那些方式逃避,並且作釋放。
可能輕食,我們常會以食物來壓抑感受。
盡可能戒除藥物與酒精,因為那也是我們常拿來壓抑感受的東西。
第四步是持續作釋放,而對我而言這一步是關鍵。試著讓你50%以上醒著的時間都在作釋放,這表示你花在當你的"本我"的時間,會比你花在不當"本我"的時間更長。如果你這麽做,心智就會脫離;如果你這麽做,就會開始發現活在自己的腦子裏是很奇怪的事,而你也會越來越常停留在"本我"。
要記得,你本來就已經是完全自由的。只要你發現自己有認為自己還沒解脫自在的想法,請放手讓它離開。要記得,那也不過就是個想法而已。」
我希望這些來自Lester一位已經一路走到底,而也達到解脫自在境界的學生的摘錄文字,對大家繼續作釋放能產生一些鼓勵力量。

瑟多納三步法介紹
瑟多納三步法的創始人叫做萊斯特.文森(Lester Levenson), 1952年他四十二歲的時候,已經是一名成功的物理學家和企業家, 可謂是置身於世界級成功的頂峰,可是他不快樂,很不健康,他有很多毛病:憂郁癥;肝腫大;腎結石;脾也有問題;還有胃潰瘍等等。事實上那一年他是冠心病第二次發作,對他的身體,醫生也束手策,只能讓他回紐約中央公園南部的房子裏等死。但是萊斯特是一個熱愛挑戰的人,他沒有放棄,他自己回到實驗室,決定自己尋找答案。由於他的決心和專註,他從他的思想層面找到了問題的關鍵。他非常興奮,持之以恒地運用這個方法三個月,他的身體開始步上了康覆的道路。從這以後, 他一直用這個方法讓自己保持在一種極為平安的狀態中。在醫生宣布他無藥可救以後,他又快樂地多活了另一個嶄新的四十二年!
萊斯特的發現就是:每一個人都是一個不受制約的存在體。所有的限制和制約都來源於我們思想中錯誤觀念。而這些觀念並不是真的,正因為它們並不是真的,所以是很容易被釋放的,只要你不繼續給它們充電,不跟它們續約,它們對你生命負面影響的能量很快就會被銷蝕殆盡。萊斯特的方法就是幫助你在當下發現你的天然能力,讓那些痛苦的你不喜悅的負面情緒在這一刻就開始消失。因為他們的總部設在亞利桑那州的瑟多納(Sedona),所以叫就作瑟多納三步法。
現在的瑟多納培訓機構的當家人叫做海爾.德沃斯金(Hale Dwoskin)。他是《秘密》這部影片中匯集的全世界級的24位導師之一,而這24位導師中又有三分之一的人接受過瑟多納方法的培訓,所以你可以想見瑟多納方法的影響力。在我觀看聆聽海爾的演講時,常常為他那孩童般爽朗的笑聲所感染, 如果一個人還能像孩子一樣為身邊的事物敞懷大笑,他的心智是非常積極健康的;反而如果你總是板著個臉,心想:這些事有什麽好笑?簡直是弱智白癡,那你才是真正失去人生最寶貴的純真和童趣。
好,我們繼續說海爾的故事:1976年,海爾遇見了萊斯特,後者稱為了他的導師。在這之前,海爾就是一個雖然經常困惑但一直熱情洋溢的追尋者,從西方到東方,他接觸過各種各樣的流派和學說。但是他一直覺得不滿足部完全。他一直在尋找一種簡單但強有力的答案,可以回答他一直追尋的問題,諸如:“我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什麽?在哪兒我可以找到一種回家平安的感覺?”等等。
1976年的一天,他跟一群人一起共進午餐,萊斯特一出現,海爾就覺得他與眾不同,非常獨特。 因為萊斯特給人一種平靜祥和的感覺,海爾跟他在一起真的是如沐春風,非常舒服。
海爾問他為什麽能這樣?萊斯特邀請他參加周末的一個演講會。
在演講會開始以前,海爾心想:“哦,上帝,不要又是一個讓人失望的演講啊。”
可是萊斯特的演講結束以後,海爾和其他聽眾都發現他們已經處於一個人生的分水嶺上,他們長久抓著不放的負面信仰和限制,在不知不覺中開始松動脫落了,而且還完全沒有痛哭流涕地陳述自己的受傷害的歷史。
在那個晚上,海爾就知道他找到了長期以來尋覓的答案,也知道自己生下來的使命就是跟更多的人傳播這個方法。在接下來的幾十年裏,他運用這個方法溫和又迅速的幫助了很多人。你可能以為海爾就是靠這個吃飯的,完全不是。他是個成功珠寶商人,造就累積了一生不愁的財富,他現在所從事的完全是響應來自他心靈的呼召。
我觀看海爾的演講時,總為他一些簡單明了的比喻和小道具所折服。當他解釋我們和我們情緒的關系的時候,他用了鉛筆這個小道具說:
我們很容易把我們的情緒和我們自己當成一體的,我是哀傷的;我是憤怒的。在這樣的描述當中:我=哀傷;我=憤怒。
現在, 請你真的做以下的動作:
1) 準備一只鉛筆;
2)請你伸出你的右手,把鉛筆放在手掌心,緊緊地握住,你會不會覺得鉛筆和你的手掌心連在一起了?
3)現在把拳頭反過來,不要松開,掌心朝下,現在放開你的五指;
4)怎麽樣呢?你原來覺得和你連在一起的鉛筆現在到哪去了呢?
5)鉛筆已經全然脫落,掉到地上去了。
你從這個簡單的動作中領悟了什麽嗎?
鉛筆就是你的負面情緒,你曾經受傷的過去,如果你緊緊握住它們, 它們當然跟你如影隨形,願意忠實地伴隨你的一生;可是你只要輕輕地放手,它的吸附力就完全消失了!
在討論你受傷的過去的時候,海爾用過這樣一個比喻。他隨手扛起演講台上的一把椅子,走來走去,背都駝了,好辛苦啊, 可是舍不得放下,有時候,翻開椅子底部看看:哦,制作時間:1980年3月8號,制作地點:紐約;制作材料:紅木;然後還背到台下去,問別人:你的椅子重不重?
聽眾轟然大笑!
你明白他的寓意嗎:你經常把過去的負面經歷扛在身上,時不時地翻出陳年往事: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某人曾經這樣地傷害過我,我怎麽可能輕易忘卻?我變成鬼也不能饒了他!而且還經常跟閨密好友比傷悲,賽痛哭,不拿冠軍誓不罷休。有的時候,悲傷軟弱的形象才能引來同情關註,這是我們的過去形成的慣性行為。
所以西多納方法根本不去追究你的祖宗三代可能有的遺傳基因,也不去入第三尺地去挖掘你的受傷史,海爾只是輕輕地把椅子放下,輕輕地就地一推,讓它消失在了演講的後台!
好,我們開始正式進入西多納三步法吧!
第一步:找一個舒服安靜的所在,或坐或躺,或閉上眼睛或睜開,皆隨你願。想一件事情,你希望自己對此有好一點的感覺, 但允許你真實的感覺在這一刻存在;
第二步:問自己一個問題:我允許這樣的感覺存在嗎?你的回答無論是“是”還是“不”,都是被允許的,因為即使你說“不”,這個釋放練習的功效也是存在的。
第三步:問自己以下的三個問題:
• 我能夠讓這樣的感覺離開嗎?如果你的回答是“我不能。”那麽再做一次上面鉛筆的練習;
• 我願意讓這樣的感覺離開嗎?如果你的回答是“我不願意。”那麽試著去背一把很重的椅子,直到你願意放下為止;
• 什麽時候讓它離開, 不要勉強自己,慢慢來,這個練習可以重覆做,當你決定:現在就讓它離開,溫柔地輕輕地釋放它,如果你願意,可以用手勢輕輕地將它們推離,不用故意下大力氣花大決心,以免反彈更大。更重要的是:以力借力,以勢借勢,順流而下遠遠比逆流而上容易的多。
親愛的讀者,我在這一節的最後,想告訴您:所有的這些療法,您最好能舉一反三,融會貫通,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方法。最重要的是明白其中的精髓,因地制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留言

剛果紫色火焰冥想 旋轉

熱門文章